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南祖师 > 第二章 大罗剑宗

第二章 大罗剑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金色光柱中,老爹缓缓走出,他的手中多啦一柄长剑,此时散发着金色的光芒,整个人看起来如同天神下凡
  老者瞪大了眼睛,满脸惊容,他失声道,怎么可能?你不是早就死啦吗?
  老爹道,剑心,确实早就死啦,但人总得自己放过自己,不是吗?
  我也是被逼的,老者有些激动道
  老爹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他看着老者
  道,赵衍,你是无辜的?那龙形山至今还游荡的九百亡魂,他们,会相信吗?
  闻言,老者几乎瘫倒在地,双目失神
  要不是你破坏护山大阵,剑宗又何至被攻破?老爹厉声道,他满脸怒容,仿佛又看见了残垣断壁,大火熊熊的龙形山,以及心神崩溃的师尊
  老爹强行平复心神,道,你只需说出幕后之人?我等便可不再追究
  不可以,我什么都不知道,老者喃喃道
  何须多言,搜魂便是,瞎子冷笑道,他提气于剑,那剑身竟散发出血色之气,弥漫开来,将老者与羽扇青年包裹
  他们无法动弹,只感觉到生命本源在快速流失,一股可怕的力量在侵入他们的灵魂,他们痛苦极了,连表情都已扭曲
  突然,似有什么东西,在与那血光对抗
  赵衍痛苦的喊叫起来
  等等,老爹像察觉到什么,出声阻止道
  但此时,赵衍竟已经气绝身亡
  师兄
  空灵的喊声,打断了俩人的思绪,一名白衣女子正梨花带雨的看着老爹
  老爹一愣,有些激动,他颤抖道,是你吗,青柔?
  是我,师兄,白衣女子答道,泪痕布满了她的脸颊
  老爹双目通红,竟有些嗝咽起来
  都一把年纪啦,还以为是小孩吗?瞎子突兀说道,措辞严厉
  六师兄
  女子的脸庞浮现出一抹笑容,她望着瞎子,望着曾经那个丰神俊朗,仪表非凡的青年,她哭啦,哭的很伤心,泪眼婆娑
  这些年,你们都到那里去啦?为什么不来找我?青柔问道
  老爹的眼中满是悔恨,他看着青柔
  悠悠道,当年我二人与师尊前去云河传道,偶然听闻,西域有可治天儿重症的灵药,名唤雪莲果
  只是那果子,须得三百年一开花,三百年一结果
  去时,正值结果期,有灵兽在旁守护
  师尊便告诉我,目前果实还未熟透,现在入药,功效会减弱许多,最好等上些时日
  期间,师尊一直心神不宁,隐隐感觉有事发生,但那灵兽可不是我与老六能对付的了,如若先行将其击杀,又怕打斗起来,将灵药毁掉,是以师尊,一直陪伴我等
  待一切妥当,回到宗门时,已是山门残破,火海四起,曾经热闹非凡的明光殿,也已经成了残垣断壁
  我二人当时便不知所措,只得四处寻找有无活人
  这时,又冲出许多袭击者,只是层层灵气包裹,我们根本察觉不出底细,但那强烈的灵压告诉我们,这不是普通的修者
  师尊虽有元境修为,但对方实在人多,他燃烧了自己的神魂,与袭击者大战起来,哀鸿遍野,杀敌无数
  但燃烧神魂的代价,便是完全散失神智,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只记得师尊最后神魂枯竭时,仍笑着跟我们说,好好活下去
  之后,我等便失去了知觉
  醒来时,以不知身处何方
  后几经周折,我们也曾回去,只是远远看,便见无数禁制笼罩,内如鬼域
  听完,青柔哭了起来,说道,都是我不好,我没用,我不该去什么明净宗,参悟秘境
  这不怪你,是有人欲置我剑宗于死地罢了,瞎子叹道
  去明净宗参悟,是师尊的安排,你又何必自责呢?师妹,老爹说道
  可有线索?青柔说道
  老爹眉头一皱,道,那些袭击者非同一般,以我等实力,绝难复仇,况且那时天儿尚小,宗门被破之后,也难有可信的人,不得以,只能蛰伏起来
  语罢,他又看着瞎子,脸上满是愧疚道,只是辛苦六师弟啦
  能为师尊报仇,死亦无憾,何言其他?瞎子决绝到
  他望向天空,似能看见,有些癫狂的笑道,我隐藏身份,踏遍九州,也没有丝毫线索,像是有人在刻意掩盖这一切
  青柔也点头称是,道,我一直在暗中调察,但总是离事实越来越偏,直到失去方向
  听完,三人皆是一惊
  瞎子又道,前些日子,我才偶然得知,当年山门被破,原是那护山大阵已毁,而毁阵之人,就是赵衍
  那赵衍人呢?青柔问道
  老爹指了指地上道,他的识海被布了强力禁制,强行查看之下,遭反噬而死
  青柔不禁有些好奇道,可曾留下灵力痕迹?
  老爹叹了口气道,无从查看,就像从未有过一般
  师尊出事之前,曾去过元泱界,我想那里应该有我们想要知道的答案,瞎子说道
  你们要去元泱界?青柔失声道
  二人沉默不语
  那我与你们同去可好?青柔坚定的说道
  元泱界凶险莫测,你去干什么嘛?瞎子厉声道
  青柔努着嘴,俏脸含怒,眼噙珠光
  她并不是真的生气,她知道师兄们是担心她
  只是从前如家人一般待她的,师尊,大师兄,三师姐……,都已经离她而去,只留下她苟活在这世上,而现在好不容易重聚,却又要离开,还是那生死难料的元泱界
  这次她不想再被独自留下,也不想失去这仅有的亲人,所以,哪怕是死,他也要去
  老爹像是看穿她心中所想,和蔼道,青柔,我们从来不曾抛弃你,这次,我们一定会回来
  青柔还是努着嘴,也不搭话,像是心意已决
  老爹又道,天儿尚小,我走后,又无人可以托付
  韩白有些诧异,因为老爹已经很久不曾叫他小名啦,而且从刚才的对话,他也听出,原来老爹对他的不冷不热,竟是因为师尊,也就是他师爷
  青柔沉思了片刻,她擦去泪花,来到韩白身前,拉起他的小手
  含笑道,长的真不错,你娘要是还在,一定会很开心吧?
  你认识我娘?韩白有些激动道
  恩,我不但认识,而且还很熟呢?青柔道
  那我娘是个怎样的人呢?韩白好奇道
  看着韩白那迫切的眼神,青柔有些诧异,但转念一想,一个大老爷们,能把孩子带成这样,已经实属不易,怎么还能指望他说些过往情长呢?
  想到这里,青柔不禁莞尔一笑,她摸了摸韩白的头,道,你娘可了不起啦,不但长的好看,而且性格温和,待人极好,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剑术更是超凡入圣
  看着一问一答的韩白与青柔,老爹笑啦
  那我娘喜欢吃什么?平常喜欢做什么呀?韩白像个好奇宝宝,还在不断提问
  我们得走啦,瞎子道
  …………………
  沙沙!沙!
  林中传来了声响,正是青柔的随从,她们到啦
  而瞎子与老爹,已经离去,像是不想被旁人看见
  他们没有打招呼,就这样静悄悄的走啦,而青柔知道,他们会再次重逢,那怕这只是念想罢啦
  韩白也没有哭闹,他知道老爹有重要的事要做,办完便会回来找他,正如他每次出去一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