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南祖师 > 第七章 黑山老妖

第七章 黑山老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昏黄的烛光下
  陈宇轩正在喝酒,神色忧郁,眉宇紧皱
  自从那妖怪出现后,便常从山中出来,残害乡里,鱼肉百姓
  父亲惧怕,命大哥带着全家女眷幼小前往都城,但又舍不下这若大家业与祖宗之地
  他忘不了正当要离去的那天
  父亲哭着说道,三百年啦,得祖宗庇佑,我们陈家已经在此荣光了三百年
  就算迁走,我们的宗庙也不能不管啊?我们的祖先也不能不祭祀啊?
  听完,他如堕冰窖,他知道,他走不了啦
  最后,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妻子儿女离去,却无可奈何
  而长久以来的思念之情,又有谁知道呢?
  今夜的风,格外的凉
  他喝着闷酒,讪笑道,我堂堂陈家二少爷,竟沦落到与妖怪为伍?
  他有些无力,无能无力
  为此,他曾四处寻访高人,欲将那妖怪铲除,但每次都适得其反,也令那妖怪越来越变本加厉
  什么正道?什么狗屁修仙者,他借着酒意怒骂道
  此言差矣
  厅内,出现俩名负剑少年,突兀说到
  哼,他冷笑,那当如何?
  空有其心,却不得其法
  少年淡然说到
  听完,他浑身一激灵,酒意也散去不少
  此话怎讲?他急切的问道
  你难道不好奇我们是怎么进来的吗?
  他哈哈笑道,我这种人,跟死啦又有何区别?
  不对,陈宇轩暗道
  这院子可是重重把守的,普通人怎么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
  他不可置信的看向厅外,还是静悄悄的一片
  酒意顿时荡然无存
  他心生好奇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却见少年剑指朝天
  悠悠道,我乃玉虚仙门首席大弟子,无上真人郑钧是也
  …………
  来人,将他们拖出去
  刚才还和颜悦色的陈宇轩突然怒容满面
  ………郑钧无语,这翻脸速度,比翻书还快啊?
  陈少爷息怒,韩白说道
  哼!你们这些游方术士,休要坑蒙于我
  陈宇轩冷笑道,无上真人?
  我实话告诉你把?上次那个自称营国第一法师的?现在坟头草都有三丈深啦
  还有那个北地剑神,头骨直接给做成了酒杯,惨不忍堵
  他扫视二人,叹道,少年人,你们还是那里来就回那里去吧
  陈少爷,我二人当真是为除妖而来,韩白语气诚恳
  是啊,郑钧附和道
  这时,院子外的家丁听见动静,都跑了进来,个个手握长刀
  回去吧,陈宇轩再次说道
  陈少爷,你当真要致这南庄百姓于不顾吗?韩白厉声说道
  他又何尝不知道现在这种办法无异于与虎谋皮?但俩个弱冠少年?又怎么会是那妖怪的对手?
  如若失手,那妖怪只会更加变本加厉的残害凡人
  他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不敢再冒险
  见家丁围了上来,韩白朝郑钧使了个眼神
  郑钧心领神会,运转灵气,一掌击出
  气浪如排山倒海,朝众人袭去
  啊,惊叫声中
  家丁们七仰八叉的倒向地面
  这!陈宇轩有点意外
  陈少爷,这下你信啦吧?
  我兄弟二人当真是为了除妖而来?
  如何除妖?陈宇轩问道
  郑钧附耳低语
  如此,如此,便可
  ……………
  月满中天,浓云散去,山林中一片清明
  小溪旁,一行人正在前进,前方有二十顶轿子,后方则是挑着酒水的脚夫
  与山林的寂静相似,无人说话
  九弯九坎,路途颠簸后
  一座巨大的山洞出现在众人眼前,众人有些惧意,但还是硬着头皮往里面走去
  洞内也是弯弯绕绕,洞口繁多
  他们显然是常来,总能找到正确的路口
  又不知走了多久
  前面终于出现火光,原来洞内别有一番空间
  火光中,洞内的一切清楚起来,四周是粗糙的岩壁,上方,有月光照下,不知是天然形成,还是人工开凿而出
  洞内的石台上,端坐着一只牛头人身的怪物,他赤裸着黝黑肌肉的上身,正打量着众人,
  望着台下那森森白骨,脚夫们个个吓的浑身发抖,不敢多言
  为首之人强挤出一抹笑容
  颤颤巍巍道,大王,此次的贡品已经到齐啦
  他一挥手,众人拉开轿帘
  牛妖见状,跑了过来
  丈九身高的他,像座小山,走起路来,那地面都似一抖一抖的
  他挨过轿子闻过后,又转身跑回了高台
  见状,轿夫们从怀中掏出一只小瓶,放近轿内之人的鼻子上,待有了动静后,又将他们的盖头扯下,扶下轿来
  竟都是些妙龄女子
  女子们打扮的花枝招展,像还未睡醒一般,左摇右摆
  牛妖满意的点了点头
  见此,为首之人谄媚的笑了起来
  怪物
  这时,尖叫声响起,那些醒过来的女子们,望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切,挤作一团
  那人训斥道,好好服侍大王,不日便能回去
  这话,连他自己都不信,以前送来的,可从来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
  地上,那森森的白骨,映照着皎洁月光
  哄,牛妖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轿夫们吓的赶紧跑了出去
  只剩下一堆女子,在角落瑟瑟发抖
  大王,不要这样子嘛!
  这时,一个怪异的女声说道
  牛妖一愣
  那女子以莲步款款的走了过去,只是看着颇为怪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