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南祖师 > 冲击力

冲击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十年前,天下剑道第一宗“大罗剑宗,”惨遭灭门。
  火海中。
  谁也不曾注意。俩名男子带着一个小孩,消失不见。
  …………
  韩白从小就没有见过娘亲,全靠老爹拉扯大。
  九月。
  朝起寒霜,躺椅上的老爹拎着小酒,半梦半醒。
  这时地平线出现一道狭长的身影,正缓缓走来。
  感受到凉意的老爹睁开了双眼。
  只见那人身披蓑衣,头带一顶老旧斗笠,眼蒙黑布。
  他从腰间解下一壶酒,抛了过来。
  老爹趁势接过。
  感叹道:“还是那个味道啊?”
  “是的!从未变过。”瞎子说道。
  老爹瞟啦一眼。又躺啦下去,说道:“人没变,眼睛却没啦?”
  “厮混日久,仇家愈多。没啦眼睛?人还在。”
  “还是那个人吗?”
  “是!”
  听闻此言,老爹不再深究。只是说道:“此来有事?”
  “有事。”瞎子回应道。
  老爹站起身,看着他从来没有变化过的脸。
  道:“我现在只会打些农具罢了!不会铸剑。”
  “那这天下便没有人会铸剑啦!”瞎子还是平静的说道。
  “你执意要铸?”
  “要铸。”
  “哎!”老爹长叹。
  瞎子解下背包,其内躺着一块漆黑程亮的金属。
  老爹又饮了一口,缓缓道:“听闻玄天宗丢失了一块天外陨铁?”
  “是的!”
  老爹缓缓说道:“剑成。便再难回头?”
  瞎子敞开衣裳。那狂暴的灵气,连风都停止了流动。
  他的笑容有些扭曲。
  说道:“十年前,就已经无法回头啦!”
  老爹看着他腹部,若隐若现的红光。
  不再多言。
  而是返回屋内,叫起韩白,道:“收拾行装,要出趟远门啦。”
  。。。。。。。。
  晚霞洒在阳关的大道上。将迎面走来的三人,染成了金色。
  哎呦~
  路边躺着一个大肚子女人,正哀叹连连。
  “老爹,有孕妇?”
  “嗯,我们要赶路。”老爹回应道。
  韩白有些不忍,准备过去问问。
  却被老爹一把拉住,喝道:“少管闲事。”
  “壮士,可否救救民女?若不便,寻我那不远处的愚夫也可?”孕妇嗝咽道。
  似在微微哭泣!
  三人还是照常赶路。
  连看?都不曾再看一眼。
  孕妇心中异常恼怒:“果然是左道旁门啊?毫无怜悯之心。要不是师傅要我多动动脑,我早就直接干他们啦!”
  他叫郑钧,是一名刺客。孕妇只是装扮而已。
  有人出啦大价钱,要这个瞎子的人头。
  “喂喂!喂!你们三?”
  “还是不是人啊?”郑钧也不管这身孕妇装扮,直接站了起来。朝韩白三人喊到。
  此刻他坐不住啦,他决定直接干掉他们。
  但三人还是只顾前行,完全不搭理他。
  郑钧真的怒啦!一次次的被人无视,一次次的铁石心肠。让他真的怒啦。
  他扯下长裳,运起掌风。气势陡然提升。
  “装不下去啦吗?”瞎子突兀说道。
  “什么?”郑钧不禁一愣。
  他有些疑惑道:“你是怎么看穿的?”
  “村妇也能有如此杀气?”瞎子颇为戏谑到。
  “哼!看出来又如何?反正你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郑钧有些不悦道。
  比起易容术。他其实更擅长杀人术。
  言语间,已朝三人袭去。身法奇快,如恶鹰扑食。
  这时,异变突起。
  离三人一丈之外。郑钧停了下来。
  他再也无法前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正压制着他。
  韩白有些惊讶!
  “怎么回事?他怎么不动啦?”
  只见老爹摸着山羊胡,悠悠道:“武者中他算得上顶级,可他面对的是修真者。”
  他似赞赏道:“在这种程度的杀气中。没有当场崩溃?已经算很不错啦!”
  瞎子有些惋惜道:“你的天份很不错。不过?我不能留你。”
  言罢,抬手甩出一道杀气。朝郑钧而去。
  正要命中。
  “砰!”的一道白烟升起。
  将郑钧笼罩。
  “隐遁符?”瞎子自语。随后抬手又是数道杀气向烟雾而去。
  数里之外。郑钧正在跑路,此刻他很心累。“不是说好的普通人吗?修真者?有病吧?我——。”
  想起那恐怖的杀气,郑钧现在还心有余悸。
  “谁弄的情报啊?”我一定要回去找他算账?郑钧在心里打定主意。
  阳集
  是阳关周遭最大的集市。往来买卖,旅客住宿,均在此处。
  夜晚。家家关门闭户,风儿在“呼呼!呼!”的刮着。黑漆漆一片。
  驿馆内:
  “宗主,那探听消息的杀手竟然贸然动起了手。”一名中年壮汉有些急切道。
  被称为宗主的男人。是一名老者,有些清瘦,满头银丝。
  他沉思片刻后。
  笑道:“无妨!让他们去迷惑一下也好。”
  “对啦。他们一直往阳关走?”老者询问到。
  “是的,宗主。”黑袍男子拱手答道。极为恭敬。
  “阳关再往前走,便是匡炉山呢?”
  一白衣青年。
  摇着羽扇,来回跺步。
  “不可能!”老者十分肯定到。
  “为何?”白衣青年不解。
  只听老者道:“那陨铁似至阳之物。而匡炉山的灵气也恰好至阳至刚?
  “如果是炼器的话?在匡炉山,恐怕连剑胚都无法完成。”
  白衣青年若有所思。
  “难道说去匡炉山只是幌子?”
  “毋须多想,紧紧跟着便是。”老者起身,缓缓说到。
  老者名叫赵衍,是北地新崛起的炼器宗门“玄天宗”之主。
  他对炼器的执着,近乎偏执。
  自他从古籍得知上古炼器有“拘灵入器”这一秘籍。便费尽心思寻找。
  但所获不多。直到近期,他才重新找到线索。那是一名瞎子,并且以得到炼制器物。为验证真假,就一路跟踪而来。
  …………
  首阳山算是幽州境内一座奇山。
  他的南面常年绿野葱葱,虎啸龙吟,各种参天大树拔地而起。而北面却是杂草丛生,怪石嶙峋丝毫没有南面的生气。
  北山,韩白与老爹正背着箩筐在捡石头。为什么要捡这么多石头?据说是铸剑所用。但也不是什么石头都行,得看硬度跟颜色。
  瞎子没有来。
  他在南山寒潭,斩杀了一条蛟龙。那蛟龙奇大无比,比水桶还要粗壮的身躯很是唬人。寒潭周围还有很多动物的枯骨,显然有不少生灵葬身于此?
  二人回来时。瞎子还在打坐调息,先前的战斗让他损耗了不少灵气。
  老爹则开始在寒潭旁就地造起剑炉。
  韩白在下,拉起风箱。
  待火焰旺盛之时,老爹往炉内放进敲碎好的石块。
  在烈焰下,石块开始渗出白色的液体。
  老爹从炉下将其掏出。不多时,便凝聚成小块。只是其中杂质颇多。
  他又将其投入炉内陶罐。经高温烧制,那小块又重新化作液体状,腾腾翻滚着。
  液化后,老爹用火钳将陶瓷取出,倒入沙盘内。
  不多时,白色液体又凝聚成块。
  其余几种石块,复以此法炼制。
  待到陨铁时,老爹让韩白去取来半碗蛟血。
  韩白有些疑惑?
  “过往练剑,可从未用过生灵之血。”
  老爹道:“陨铁不似凡铁。需要血炼才能使其融铸成胚,此等异兽之血,更是最佳。”
  韩白取血回来时,老爹已经在制模。
  而那炉内的陨铁,果然如老爹所言,没有炼化。
  韩白将蛟血倒入,炉内立刻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
  火焰如“蛟龙”般!不断翻腾中,那陨铁也终于有了些融解的迹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