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宋枭途 > 第三百四十五章 齐头并进

第三百四十五章 齐头并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太原古称晋阳,别称并州,也称龙城,有着悠久的历史,是中国北方一座文明古城。
  
      不过——
  
      此时的太原城已经不是晋阳古城——晋阳古城早在宋太平兴国四年,被宋太宗赵匡义下令火烧了。
  
      据说是因为晋阳古城具有龙脉。
  
      晋阳古有唐国之称,唐朝实发祥于此,李渊父子定都长安后,便以“唐”为国号,并封晋阳为北都、北京,与京都长安、东都洛阳并称为“三都”、“三京”。
  
      五代十国时期,后唐、后晋、后汉、北汉,或发迹于晋阳,或以此为国都,一时间,晋阳名声显赫于天下,民间纷纷传说这是一座“龙城”。
  
      因此,赵匡义在灭掉北汉之后决意焚毁它。
  
      三年后,出于防御契丹之需要,赵匡义又脱裤子放屁命潘美在晋阳故城东北三十里汾河对岸的唐明镇,修建新城池即太原城。
  
      但此太原城的规模和形制比晋阳古城要小很多。
  
      自十二月八日,童贯率宣抚司撤离太原后,河东路安抚使兼知太原府张孝纯与副都总管、河东宣抚司都统制、胜捷军总管王禀,一边组织城内军民准备迎战,一边派人出城联络附近诸州郡,请他们出兵增援太原。
  
      十天后,完颜宗翰率西路金军突破石岭关,迅速抵达太原城下。
  
      自进入宋朝国境以来,西路金军从没遇到宋军的有效抵抗,但在太原城下,他们终于遭到了宋军的顽强阻击。
  
      首先前来增援太原的就是知朔宁府观察使孙翊。
  
      孙翊领兵虽不足两千,但士气很旺盛,作战也很勇猛。
  
      一到太原城下,孙翊就跟金军打了大大小小数战,双方始终未分胜负。
  
      这天,孙翊又与金人大战于太原城下。
  
      张孝纯站在城楼上向孙翊喊话说:“敌已在近,不敢开门,观察可尽忠报国!”
  
      其实——
  
      因为汉儿屡屡叛变,而孙翊部下之中也有不少汉儿(孙翊的部下也是义胜军),所以,不论是张孝纯,还是王禀,都有些不信孙翊,害怕他是来诈城门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张孝纯、王禀他们才没放孙翊进城,而是让孙翊去跟金军拼杀。
  
      在这件事上,张孝纯、王禀他们做的其实也没做错,只能说这是特殊时期的一种无奈吧。
  
      听了张孝纯的话,孙翊回答说:“但恨兵少力乏!”
  
      说罢,孙翊就率领部下与金军拼杀起来。
  
      孙翊是河东名将,守朔有威声,金人亦惮之。
  
      如今再见孙翊和其部下如此悍勇,此时屯驻在太原北陈村的完颜宗翰,眉头紧锁不已!
  
      完颜宗翰登高观察战场形势良久,见孙翊勇猛难当、孙诩手下的将士亦悍不畏死,关键他们是马军,打不过还可以跑,遂决定用毒计对付孙翊他们。
  
      完颜宗翰南下之后,将很多云地的人强行征召起来,让他们充当金军的民夫和辅军。
  
      完颜宗翰下令,将朔州的人全都找出来,然后驱赶到太原城下,用他们的性命来威胁孙翊和孙翊部下的将士投降。
  
      孙翊麾下多朔人,见自己的亲人被押到战场上用刀架在脖子上,军心顿时大乱,接着便发生了军变。
  
      当时,孙翊正与金人激烈交战,忽被叛徒从背后所害。
  
      可惜一代名将,就这样惨死在叛军刀下!
  
      而孙翊所率之兵,皆尽为金人所杀。
  
      前来太原增援的还有陕西军队,他们是府州(后世陕西府谷)知州折可求、鄜延路(后世陕西延安)守将刘光世,另外还有职并军马使韩权、晋宁知县罗称等。
  
      其中折可求与刘光世是主力,分别率领两万多人马,这样共计有近五万援兵从不同地方赶来太原参战。
  
      折可求是西北名将折克行之子,在与西夏的多年战争中,折克行爱护士兵,多次出奇制胜,战功甚多,所部被宋人尊称为“折家兵”。
  
      从唐初至北宋末年,数百年间,折氏家族“独据府州,控扼西北,中国赖之”。
  
      杨家将佘老太君的娘家,其实就是这个折家。
  
      宋朝河东路有三个州即府州、麟州、丰州,是民族杂居之地,其中以党项族为主。
  
      从宋太祖赵匡胤时开始,宋朝便对该地区实行特殊政策,因俗为治,任用当地土豪或少数民族酋领为知州或蕃官,加以羁縻,使其互相牵制,从而巩固边防安定秩序。
  
      后来,夏州李继迁反宋,其子李元昊建立夏国脱离了大宋。
  
      宋朝接受这个教训,对位于河东前沿地区的麟、府、丰三州调整统治政策,进一步加强对地方土豪势力的拉拢。
  
      但是,因麟、府、丰三州具体情况不同,故策略也各有不同。
  
      丰州后来被西夏所陷,王氏便不再世袭。
  
      而麟州杨氏也只袭封了三代而已。
  
      唯独府州的折氏一直世袭军权。
  
      折家在大宋势同藩镇,这对于时刻提防着不要重蹈晚唐藩镇之祸的宋朝来说,的确是个例外。
  
      当然,这里面也是有原因的。
  
      宋朝让折家世袭军权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其在此长期抗击西夏。
  
      府州东濒黄河,西北临草原大漠,南瞰河西诸州,地理位置非常重要。
  
      折氏家族也的确不负宋朝重望,数代与西夏作战,前后达百余年,立下了累累战功,而西夏骑兵始终未能东逾黄河。
  
      正因为如此,西夏对折氏家族可谓恨之入骨。
  
      (历史上,北宋灭亡了后,西夏东侵,打下府州之后,对折家挖坟鞭尸,可见他们之间的仇恨。)
  
      折可求率两万援兵,自府州过黄河,经岢岚州(后世山西岢岚县)至天门关,发现有金兵在此据守,于是转道走松子岭,来到太原西南的交城(后世山西交城)驻扎。
  
      而刘光世领兵从鄜延出发,一路向东北方向的太原开进,在交城与折可求相会,分别驻防。
  
      刘光世在北伐攻取燕京之战中曾未能及时到达燕京城下接应郭药师,致使已先攻入燕京城内的宋军失援而大败,他因此受到降官处分。
  
      后来,在平定河北起义军张迪之战中,刘光世立有大功,又复领承宣使,升任鄜延路马步军副总管。
  
      在交城段的汾河北岸,宋军与金军展开大战。
  
      两军从早上打到中午,双方互有胜负,战事胶着,一时之间也看不出来谁能取胜。
  
      后来,完颜宗翰派人迂回到折可求军的背后,突袭折可求统领的军队,使得宋军突然落了下风。
  
      刘光世见此,带着本部人马就跑了。
  
      本就苦苦支撑的折可求军,立即大溃。
  
      结果,罗称、韩权死于战阵,强大的折家军兵将十丧七八。
  
      这场战役,宋军总共损失一万多人马(其中大半是折家军),而金军在此以逸待劳,大获全胜。
  
      指挥这场战役的金军将领是完颜银术可和耶律余睹。
  
      顺便说一句,此战,参战的金军,大部分都是义胜军,小部分是辽军,真正的女真军,寥寥无几。
  
      ……
  
      此时,太原城内,居民仅有两万余人,士兵仅有王禀率领的胜捷军三千人以及一些厢军。
  
      胜捷军本是童贯的亲军,是童贯从西北招募的一支很有战斗力的队伍。
  
      童贯在离开太原之前,任命王禀为副都总管即副帅,并留下一部分胜捷军让王禀指挥,令他负责守卫太原。
  
      王禀是开封人,字正臣,出生于将门世家,其祖父和父亲皆为西军将领。
  
      平定方腊暴乱时,王禀担任步军统制,立有战功,后跟随童贯北伐,再后来擢升为河东宣抚司都统制,随童贯驻守太原。
  
      为加强城防,弥补兵力不足,张孝纯与王禀下令,太原城内十五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的男子全部编入守城之列。
  
      张孝纯与王禀决心与金军进行殊死拼杀,坚壁固守以待援。
  
      张孝纯对城内军民说:“金人虽在城下,却奈我们不得,太原自古雄藩,城坚粮足,加之兵勇,我非不欲出师,当俟金人粮尽气失,将骄兵惰,乃候援兵附近,内外相应,使胡骑匹马不归,上为朝廷报复,下保汝等血属,可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