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战地医生秦恩 > 第二章 战地医生系统

第二章 战地医生系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觉睡到中午,秦恩狠狠地抻了个懒腰,砸吧砸吧发干的嘴,叹了口气,淅淅索索的换好衣服准备下床找水喝,随即便被眼前的东西搞的有些不知所措,使劲揉了揉眼睛再眨了眨眼,确定不是熬夜引起的眼睛病变或者是眼花之类的问题。
  一个信封样的图标出现在视线的右下角,上面还有个数字一,这不就是游戏里的未读信息吗,怎么出现在这,莫非是穿越了?或者是得到什么神奇的系统?世上竟有这等美事?
  试探着用手点击那个信封却毫无反应,估计不是像VR那样操作,那用意识操控呢,看别的小说里主角都是靠意念操作系统的。
  想到这,秦恩立刻在心里默念打开,信封消失,一个类似游戏邮箱之类的对话框出现在眼前,随即语音出现在耳边:
  “叮,宿主绑定完成,本系统将致力与将宿主培养成为本位面最优秀最强的战地医生,以下为宿主的属性面板,请仔细阅读”
  姓名:秦恩
  种族:人类
  性别:男性
  年龄:25
  身体素质:E+(就这样的身体素质连一台手术都站不下来)
  医学天赋:未知
  技能:【无菌操作】Lv1
  道具:无
  综合评价:刚毕业的菜鸟
  (学了五年外科,缝合术练熟了没?)
  Emmmm,就这么点信息怎么仔细阅读啊,难不成要全文背诵?
  话说为什么是个战地医生系统啊,给我个龙傲天的系统不好吗,再不济给个正常点的医生系统也不错啊,让我从此走向人生巅峰,怎么就给我搞个这么个东西。
  默默地看着属性面板,秦恩陷入沉思,医疗兵自己知道,吃鸡的时候自己就是个医疗兵,背弹药给大家分药之类的活儿都是自己干的,反正枪法水,跟着大佬混就行,战地医生和医疗兵有什么区别吗?一个是先当兵后训练成医疗兵,一个是先当医生然后加入军队?
  秦恩有些懵
  身体素质差这个是宅出来的没的说,
  好在系统给面子,比较认可我洗手和戴手套的本领,不至于像小说里的主角一样刚上来就什么都没有......
  但除了这些自己真的就一无是处了吗?
  还真是,大学五年成绩也就在及格线边缘徘徊,在医院实习刚开始几个月还比较勤奋,到后来以考研为借口能不去就不去,天天混日子,最后研究生没考上本事还没学到,唯一的收获就是游戏时长增加了将近一千小时,手腕磨出了茧子。
  这么看系统的评价还是很准确的嘛......个鬼啊!劳资起码有钱!有钱!!!
  就在秦恩因刚得到系统而胡思乱想时,系统的语音再次出现。
  “检测到宿主拥有一处诊所并拥有足够的改造空间,现已将其与宿主绑定进行改造,请宿主在两天内返回,系统将在宿主返回时发布任务。倒计时:1天23小时59分59秒......”
  发布任务!有任务就意味着有奖励,正好现在自己不想躺在家里收钱过着那样无聊的肥宅生活,有事情做岂不是美滋滋?秦恩二话不说拿出手机买了第二天下午的机票,也不管什么折扣不折扣的,咱不差这点钱。
  联系房东明早退房,开始收拾行李,这不收拾不知道,收拾起来才发现自己原来有这么多东西,光教材就装了两大箱子,预约了快递小哥把东西都寄回去,花了几百大洋的快递费。
  由于没有被褥,秦恩只能就近找一家宾馆凑活一晚,第二天一早把各种东西跟房东交接完成便坐着出租车赶往机场。
  秦恩作为一个北方人,对南方的气候实在是难以忍受,夏天热的浑身黏腻,冬天又冷的透骨,还是回家舒服,夏天不算太热,冬天家里有暖气,所以在南方读了五年大学的秦恩分外想念家乡的气候。
  在天上飞了近十个小时让秦恩浑身酸痛,要不是系统倒计时时刻都在提醒着秦恩,他肯定会先去澡堂洗个澡,搓个背再去做一套按摩好好放松一下。
  下了出租车,秦恩拖着行李箱来到那片被自己父母承包了的门市房,毫不犹豫的走向了挂着秦记诊所的门市,有人可能会疑惑为啥叫秦记诊所,听起来有点像饭店的感觉,
  别问!
  问就是秦恩的爷爷就叫秦记。
  “师傅,我回来啦!”秦恩推开门,像个得胜归来的将军一样喊着
  “哟,小秦回来啦,快进来,喝杯茶解解渴”一个穿着白大褂满头黑发的老者走了出来,坐到茶台前给秦恩倒了一杯不知道泡了多少遍的茶,好在水还没凉,不过味道已经和白水差不多了。
  这个满头黑发的老者叫白芷前,是秦恩上大学之前就认的师傅,那时候爷爷住院,正好到了该入门学中医的年龄便让秦恩认了自己的师兄也就是白芷前做师傅,白芷前今年正好七十岁,前一阵办的寿宴,可惜还在实习的秦恩没请到假,错过了这次寿宴。
  不过没关系,看老爷子保养情况,以后秦恩还能参加或者组织好几次寿宴,就那满头没有一根白头发,每天骑着自行车来诊所坐诊,不知道的人以为他只有四十多岁,甚至有人还觉得老爷子太年轻而有些不信任他。
  “师傅,我毕业啦,以后决定就在这诊所干,也不指望着去医院了,反正没人愿意教我,您要是不嫌弃我,以后我就跟着您混了。”秦恩笑嘻嘻的说道,顺便换了一壶茶叶,洗过之后给白芷前倒了一碗。
  反正技多不压身,多学点总归没坏处,再说自己有系统傍身,学起来应该会快很多吧,就是不知道系统能不能识别出这种传统医学。
  白芷前拿起茶碗呲溜的吸的一口茶,缓缓的放下,双眼如同刀子一般盯着秦恩,“想好了可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学这手艺可是很苦的,你已经当了几年的学徒了,虽然是断断续续的,但既然你决定要学,那就做好心理准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