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的重返人生 > 32、故事总会说再见,走到最后,惟愿各位平安喜乐

32、故事总会说再见,走到最后,惟愿各位平安喜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年纪大了,连跨年都不讲究浪漫了啊。”
  
  傍晚,陆薇语嘀嘀咕咕。
  
  “怕是娶到手了吧。”
  
  听得方年笑出了声:“跨年还早吧,现在我们在羊城,天都没全黑呢。”
  
  “而且你都显怀了,还要出去走动啊。”
  
  陆薇语哼哼两声,噘嘴道:“那当然要去,我这身材,跟人说就是晚饭吃多了都没问题。”
  
  “是,夫人真漂亮。”方年乐呵呵的说。
  
  从公历2013~2014年的零点跨越,方年、陆薇语带着他们还未出生的孩子安安静静过着。
  
  一到元旦,院子里一下热闹起来。
  
  林凤女士和方正国同志带着方歆过来了。
  
  关秋荷也回来了。
  
  谭柳、陈清慧各自带着自己的孩子过来了。
  
  还有顺路来羊城的温叶。
  
  在羊城这边的前沿②总部工程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完成,接下来要进行的实质建设阶段。
  
  包括但不限于基础建筑物的建设、人才团队的建设。
  
  羊城的冬天一向不冷。
  
  大家都坐在屋内的中庭院子里,谈天说地。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孩子身上。
  
  “方总,你给你女儿取了名字没有啊。”
  
  一听这话,方年立马头痛起来:“还没有。”
  
  “这名字太难了。”
  
  关秋荷瞥了眼方年:“你不是知名作家、复旦哲学系高材生、才华横溢的方总吗?”
  
  “取名字跟这个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方年连连摆手,“我毕竟也不是研究国学的。”
  
  “……”
  
  围绕着起码大概还有半年才出生的‘小喂鱼’,大家讨论热情很高。
  
  就是谁也没拿出来个主意。
  
  “……”
  
  晚上睡觉的时候,陆薇语故意幸福的嘟囔了句:“名字不名字的先不说,你这女儿可不怎么听话,现在已经开始活跃了。”
  
  “……”
  
  不料,陆薇语的嘟囔只是个开始。
  
  约莫农历新年时,陆薇语的妊娠反应忽然激烈起来,几乎是夜不能寐。
  
  还都是正常反应。
  
  没什么影响,就是折腾得陆薇语够呛。
  
  令她头疼。
  
  在这样的情况下,日子一天天过去,陆薇语的肚子也越来越大了。
  
  公历2014年7月11号,农历六月十五。
  
  方年和陆薇语的女儿降生。
  
  许是因为知道自己在妈妈肚子里很折腾人,出来得很痛快。
  
  陆薇语还白紧张了。
  
  “……”
  
  前沿办公室的人,林语淙、邹萱、张瑞和陈清慧夫妇、方正国林凤夫妇、陆文林孙蓉夫妇等等一大家子人都赶到了羊城。
  
  还在襁褓中的‘小喂鱼’收到了全部人马的祝福。
  
  最后又问起了名字。
  
  方年大手一挥:“急什么,先来个小名,我看叫大哈就行。”
  
  “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
  
  方年至今没想出来名字。
  
  方正国、林凤等一众人也是提了很多建议,就是没有个统一建议。
  
  最后还是在满月宴上,方年才定下来名字。
  
  方涔岑。
  
  要说有,也是有点特别的意思,比如小雨为涔。
  
  反正是想破脑袋才想出来的。
  
  “……”
  
  似乎是男人天性更喜欢女儿一些,从方涔岑降生后,方年的生活就从钓鱼变成了奶爸日常。
  
  每天都是奶娃。
  
  奶娃。
  
  还是奶娃。
  
  女儿一笑,他心都能化了。
  
  …………
  
  2014这一年比想象中要过得快得多。
  
  方年几乎什么事情都没参与一样。
  
  刘惜完全掌舵了前沿,各个方面取得了积极成就。
  
  主要突破在材料领域。
  
  立在长安的饕餮材料实验室分拆了很多很多个小部分,其中有10%的部分被列为了特别管制单位。
  
  鬼知道他们做出了什么样的突破。
  
  方年也不知道。
  
  反正还没有一样成果能令平书、方年侧目。
  
  倒是苗大部長有过几次激动。
  
  林语淙也终于与其他十几个30岁以上的优秀男女员工也在这一年里被列为正式办公室候补团队。
  
  各自参与不同的项目,通过自然筛选出结果。
  
  这一年里。
  
  方年跟平书的通话变多了。
  
  在各个方面的直接沟通也多了一些。
  
  最大的共识是:科技的进步需要切实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改变。
  
  “……”
  
  这一年夏天开始,关秋荷基本就住在了羊城这边。
  
  关总就也还是那样,碰到能怼死方年的时候,肯定不会留手。
  
  “……”
  
  在农历年末的大家团年饭后,方年跟关秋荷俩人坐在一起喝了会茶。
  
  现年27的关秋荷比以前有了成熟的风韵,却看起来更加年轻快乐了。
  
  看着关秋荷,方年很是感慨:“荷姐,喊了这么多年,现在你终于和解了。”
  
  “那我还得谢谢你是吧。”关秋荷翻了下眼皮。
  
  方年死不要脸:“当然。”
  
  “行,谢谢方总。”关秋荷乐呵呵说了句。
  
  拥有完全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后,关秋荷花了一点点时间治愈了家庭带给她那点束缚。
  
  现在轻松自在、优雅精致。
  
  整个人状态都不一样了
  
  “……”
  
  正月里,方年也见到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林语淙。
  
  看着她比以前更加坚定的眼神,平和的笑容,方年也是开心的笑了。
  
  过去的2014年,方年的钱变多了很多,他的朋友也都变好了。
  
  林语淙在兜兜转转中,终于拥有接纳自己,并独身一人的打算。
  
  但这样的林语淙反而是最快乐的。
  
  回望过去这六年多的时间,林语淙长叹一声:“谢谢你,方年同学,人终究要学会跟自己相处啊。”
  
  “我就怕你一见方年误终生。”方年笑着打趣了句。
  
  林语淙笑笑:“以前会,现在不会……”
  
  “……”
  
  见到李安南,方年立马笑着调侃起来:“李总好,哎呀,李总好久不见,这一年只能在网上看到李总的风采,今天可算是见到真人了。”
  
  “听你这么一喊,我浑身骨头都轻了。”李安南哈哈大笑。
  
  安南还是那个安南,看起来一本正经,其实心里没个正形。
  
  永远也长不大。
  
  “……”
  
  温叶、谷雨这俩倒是很登对,本本分分,期待着有事秘书干,期待没事干秘书的境况。
  
  就也从来没敢说出来过。
  
  看是谁都看出来了,就是谁也没说过。
  
  “……”
  
  邹萱在前沿锻炼了一阵子,下定了决心再上个硕博连读。
  
  总之,都挺好。
  
  “……”
  
  而2015开年最令方年开心的事情就是,还没学会走路的方涔岑居然会叫爸爸妈妈了。
  
  “不愧是我方年的女儿啊!”
  
  “你看看,才几个月就会叫爸爸了。”
  
  “……”
  
  一旁陆薇语满不在意的说:“先会叫妈妈的。”
  
  “……”
  
  …………
  
  2015年夏,林凤女士带着马上15岁的方歆小朋友离开了中国。
  
  将在英格兰度过五六年时间。
  
  在即将从京城搭乘民航航班离开前,方年单独带着方歆沿着长安街走了走。
  
  “方歆,无论你在哪里,不要忘记这片土地才是你的根,无论走了多远,见过多少事物,你也不要忘记我们自己的国家什么都有。”
  
  “我希望你是学成归来,而不是让我去接你回来。”
  
  已经亭亭玉立,身高及至方年鼻尖的方歆认认真真的点头。
  
  “我都记住了。”
  
  “在伦敦,我的任务依然是努力学习。”
  
  最后,方年从兜里掏出了一包土:“这是我特地去茅坝带来的一块土,念念不忘,才有回响。”
  
  “谢谢哥哥。”方歆嬉笑一声。
  
  “……”
  
  当天,方歆跟着林凤女士便抵达了伦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