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叫我地府领路人 > 第9章 仰望上空,方知自身低矮

第9章 仰望上空,方知自身低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徐子已经确定莫霏无事,他相信茉莉,现在只需要看看莫白怎么样了,若是他也醒来,就可以回家了。
  
  徐子刚走到莫白的院子就感觉到了不对,灵气的波动仍然存在,似乎还有法术的气息,徐子跑到大门口就看到了他不曾想到的一幕。
  
  秦仙师已经躺在了院子里的地上,与他躺在一起的还有两个人,莫白的父母不见踪影。
  
  “发生了什么事?”
  
  仆人皆在哭泣,只有一个稍微好一些的带着哭声说道。
  
  “少爷,少爷他,他变成了妖怪,他死了。”
  
  徐子跑进莫白的房子,看到了莫白父母抱着他的身体哭泣,哭声凄惨无比,此刻他们哪还有什么形象可言。
  
  徐子看着莫白的样子,脸上漆黑,长满了角质,獠牙长出了嘴在,已经没有了人形。
  
  徐子不忍再看,擦了擦眼泪走出了门。莫霏哭着就要冲进房子,却被徐子一把拉住,死死的抱住她走出了这个院子。
  
  “去把老爷夫人扶起来,在找些人来把你们少爷安置了。”
  
  徐子也没心情多少,抱着情绪激动的莫霏走向她的房间,莫霏对徐子拳打脚踢,甚至都咬他的耳朵,鲜血从他的耳朵流下来,可徐子就是不松手。等到莫霏折腾的没劲了,也知道徐子不会放开,干脆趴在徐子的肩头发生的哭了起来。
  
  徐子一直在莫家呆到天黑才离开,莫白的父母总算能够保持清醒安排事宜,虽然表达了对徐子的感谢,却并没有让徐子觉得舒服,反而很难受。
  
  “师傅,人都会死吗?”
  
  茉莉走在徐子的旁边,看着他的样子没有开口。
  
  “师傅,我不想让他们死,我也不想让任何人死,那天街上的人,莫白,那个秦仙师,我都不想让他们死?”
  
  “为什么人一定要死呢?”
  
  茉莉无法回答徐子的问题,她跟在徐子的旁边,没有吭声。
  
  “师傅,最近城里怎么了?为什么总有妖怪出现?城隍神为什么不管?那些神仙呢?为什么不来?”
  
  徐子坐在了桥边,眼泪顺着他的脸颊落下,莫白的离去让他知道了生死是种什么滋味,让他一瞬间明白了很多东西。
  
  “师傅,我想和你去元虚宫,我想变得强大,我想保护我想保护的一切。”
  
  茉莉看着徐子的样子,眼睛里满是泪水,嘴巴却死死的咬着牙,那份坚强的眼神让茉莉心中一颤,她搂住了徐子,抬头看了看天空,眼神变幻。
  
  茉莉抱着睡着的徐子回到了徐家,徐正齐和陈玉莹在前厅等着,看到了茉莉抱着徐子回来松了口气。
  
  “去把少爷送回房间。”
  
  茉莉少有的安排仆人,她坐到了陈玉莹的旁边,前厅只有他们三人,昏黄的烛光在黑夜中却把这房子照的很亮。三人都没有吭声,似乎不知谁先开口。
  
  “我想带徐子会元虚宫,既然他不便回那个地方,不入让他跟着我。”茉莉看了一眼徐正齐,很明显对于之前徐正齐阻拦她保护徐子的行为很不满。
  
  “可他终究还是徐家的孩子。”陈玉莹开口,她不知是用怎样的语气说出这句话,说完她也沉默了,偌大的前厅再次变得安静。
  
  “你带他走吧,若是他不愿回徐家,就让他在外面也好。”
  
  “夫君。”陈玉莹含着泪走到了徐正齐的身边,抓住了徐正齐的手,她身为母亲怎么愿意看着孩子受苦,去徐家又怎么不苦,她当然不愿意徐子回徐家,只是一直都站在徐正齐的角度考虑。
  
  “就这么决定了,茉莉带徐子去元虚宫,他就是元虚宫的底子,他是我徐正齐的儿子,却不是徐家的人。”
  
  徐正齐说这话的语气平淡,却让茉莉和陈玉莹觉得如同巍山矗立一般,只有知道其中原由的才会明白徐正齐的这个决定有多么非凡。
  
  “我们回了元虚宫,可能就不能像如今这样经常回来了。”茉莉看着陈玉莹说道。
  
  陈玉莹眼神闪动,明显有些不舍,却还是点了点头。
  
  “你们走后,我们两个也要离开这里,以后见面怕是有些困难,等徐子到了十六岁以后可以让他去徐家寻我们,那时他在不在徐家已经不会改变什么。”
  
  茉莉点了点头。
  
  “明日你们就走吧,最近这里不太平。”
  
  茉莉皱了皱眉头,徐正齐都说不太平,可见其中牵连甚广,茉莉自知自己的能力不足,无法与徐正齐相比,也没有多问。
  
  “夫君,今天我想和孩子说说话。”
  
  “去吧。”
  
  徐府灯灭,黑暗的夜里格外的安静,没有了白天的吵闹,这种万籁俱寂的平和,徐正齐不知道还能持续多久,他关上了门,今夜应该就会这样过去。
  
  翌日,徐子被徐正齐叫到了阁楼,看着父亲的背影,徐子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抬眼望去,远方的天空乌云密布,不见前日红霞漫天。结合最近几天的经历,徐子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