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叫我地府领路人 > 第11章 天上白云入城,我随心前往

第11章 天上白云入城,我随心前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里徐子怎么也睡不着,打开了房门看了看天空,漆黑的天空上星辰遍布,徐子爬着梯子上了房顶,村子里的房子并不高,不过周围也没有山林,所以视野也很宽阔。
  
  看着漫天的星辰,徐子想家了,不过是区区两三天的时间,他已经想了父母好几次,但他知道,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
  
  “在想什么?”
  
  熟悉的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茉莉的声音很轻缓,让徐子觉得很安心。
  
  “师傅,原来我们的宗门那么厉害,我可以进入吗?”
  
  徐子不是傻子,元虚宫那种庞然大物,他若不是茉莉的弟子,怎么可能有所联系。
  
  “你记住,无论什么时候,我在你身边就可以了。”
  
  “师傅,当初师祖为什么让你留在我们家?”
  
  茉莉也抬头看着星空,思绪回到了小时候,她还是个小丫头的时候。
  
  “对不起师傅,我不该问的。”
  
  “没事,你也应该知道的。”
  
  “我不是云州的人,我是东灵山一州的人,当初家族被灭,我被师傅救下带回了元虚宫,本来一切都是正常发展。但那天灵山一州的人来了,说我是魔族后裔,不能再元虚宫。”
  
  “师傅和元虚宫不同意,但天上来人,元虚宫不得不把我送出去。”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到了三炎城那个地方灵山一州的就不管不顾了?”茉莉摸了摸徐子的头,继续开口。
  
  “其实那种境界的人都明白,魔族后裔不过是个幌子,目的是斩草除根,又不能直接和元虚宫和灵山一州翻脸,所以只是让我离开了元虚宫。至于他们为何没有斩草除根就是因为你了。”
  
  茉莉看着徐子,笑了笑,想到了自己不过他他这么大的时候抱着徐子的样子。
  
  “因为我?”
  
  “其实凡间除了五洲还有魔界和圣域,因为魔界生灵大部分生性残暴,所以天宫之主把它们划出了五洲之外。”
  
  “而圣域因为道法不同,所以并无太多交集。而出了凡间还有天地,天就是天宫,天宫之主就是掌管万物生灵的。”
  
  “而地就是地府,不过关于地府的记载很少,只是听师傅说过,地府管理天地魂魄,也就是死去的生灵,主掌轮回。要说地府,你应该比我知道的更多吧。”茉莉看了看徐子的右手。
  
  “我知道的都是太过久远的东西,和现在的大相径庭,相当于不知道。”徐子实话实说,和茉莉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茉莉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天地的之间的情况大概就是这些,而你们徐家也是天地间最古老的种族之一,无论是天宫还是人间,实力都很强大,所以我能活下来就是因为你。”
  
  “假的吧。”
  
  “你觉得是真的吗?主要是因为三炎城,那个城很奇怪,存在的完全不和常理,听师傅说那里若无机缘进不去,当初师傅带着我也是机缘巧合进入的。”
  
  “你的意思是三炎城没有被灵山一州的人找到?”
  
  茉莉点了点头,微风吹动她的头发,伸出手轻轻的别在耳后,这些事尘封的太久了。
  
  “那,师傅你现在离开了三炎城他们会不会又来找你?不行我们回去吧。”
  
  “三炎城出了哪能进去?没事的,当初那些人也只是和灵山一州的约定,灵山一州与元虚宫本就不想管这事,所以立了约定,若是十年之内没有找到我,一切烟消云散。
  
  “那现在刚好十年?”
  
  “其实现在十不十年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师傅告诉我,那一脉因为触犯了某些东西,已经被天宫从天地间除去了。”茉莉说的时候语气并无变化,徐子却知道,她心里有些开心,又有些不知所措。
  
  “师傅,你。”
  
  “没事,只是风有些刮眼睛。”
  
  “你早点休息吧,我先去白云城,到了我会找你的。”
  
  徐子看着茉莉刚才坐的地方,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猛然回头看到了那个女孩,穿着白衣,蒙着面纱,抬着头认真的看着徐子。
  
  “姑娘,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徐子收回目光,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随意,首先问出了问题。
  
  “你不是也没休息吗?”
  
  徐子心不在焉,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索性没有在开口。
  
  女孩走到了梯子边,双手抓住梯子,看了一会儿,才生硬的攀爬,动作很僵硬,而且她的衣服很好看,所以并不适合爬梯子,好久才爬上房顶。
  
  “你居然也会上房顶?”
  
  “没有做过的,不代表不想做,只是有些时候不能做罢了。”
  
  徐子觉得这女孩说话高深莫测的,觉得自己有些难以开口。干脆躺在了房顶上,看着漫天的星辰,等待着他说话。
  
  “你也是修行之人,对吧,我看到了你在树林上空飞行,腾云术是吧。”
  
  “马车里里面也能看到天上?”
  
  徐子并不惊讶,叼着从瓦缝里摘的野草,转头看着女孩,故作轻浮的开口。
  
  “你这人真是,我都挑明了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女孩坐在了徐子的旁边,侧过头看着他,眼神里略带气愤,并无实质生气的意味。
  
  “你的眼睛很好看,特别是生气的时候。”
  
  “登徒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