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从古装悬疑剧开始 > 第11章 刁难

第11章 刁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戴盈办公室。
  戴盈回过头再看起沈良自杀这段,感触颇深:
  包拯痛心疾首地对沈良说:“是被你亲手杀死的小艾告诉我的,小艾的遗书写的清清楚楚,第一次看到那份遗书,我就觉得奇怪,你看这个奸字,是由三个女组成的,而这三个女字,不论从笔画、写法、组合,居然是一模一样的,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这个字根本就不是小艾亲笔写的,是被你拓写下来的,是你把别的字的偏旁部首拓写下来,组合到一起。再看这个,这是小艾生前所写的,刘禹锡的《乌衣巷》的最后一句,飞入寻常百姓家,你拓写的,就是这个姓字的偏旁部首,小艾学字的时间不长,所以字体毕竟幼稚,很不整齐,很难模仿,只有拓写下来,你居然在最后教她写的那篇字里,教她写出来,因为那个时候,你已经动了杀机,这篇字,实际上是带领小艾走向鬼门关的催命符,你说对吗!”
  沈良见事情败露,哈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说道:“那个蠢女人,简直是太蠢了,她真是蠢的要命,我是契丹人啊,契丹人,我天性凶残,哈,哈,她竟不停的靠近我,她是不是太蠢了?那天我们一起去郊游的时候,她情绪不是很低落吗?她已经发现了我的动机,哈哈哈,蠢,蠢,蠢,蠢女人,她真是太蠢了,太蠢了,其实我一直在想办法避开她,可她不懂,她不明白,可后来她明白了,可她依然要往我身边靠,你们说她是不是一个蠢女人?我是一个契丹人,我是一个杀人凶手啊,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戴盈抬头看着李浔,她知道李浔很有天赋,可这六集剧本,真的有可能是仅仅两天就创作完成的吗?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对“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十口心思,思家思国思社稷。”
  如此绝对,竟然一口气对出两联。
  不论是公孙策对的“八目尚赏,赏花赏月赏中秋。”
  还是包拯对的“八目加贺,贺年贺月贺升平。”
  说到底不都是面前这个他对出来的吗?
  她在网上搜过了,对联包括谜底是辛未状元的那个谜语,竟然全部搜不到半点痕迹,也就是说,这些对联和谜语,极有可能都是他的原创?!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啊!
  “咳咳!”
  李浔咳嗽一声。
  戴盈回过神来,说道:“我刚刚查了一下,历史上的包拯老家是在肥市,而高丽使节入境,如果走水路,就该从齐鲁半岛登陆,如此高丽使节一行,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路过包拯的老家庐州。”
  因为两个时空是在元末走上了岔路,这个时空没有三侠五义,没有包公案,更没有一些列有关包公的评书和戏曲,所以当戴盈第一次看到《少年包青天》这个剧本时,第一反应才会说包青天是谁。
  戴盈也是上网搜了关键词之后,才了解到原来在北宋有一个叫包拯的大臣,原来包拯的家乡在庐州,也就是今天的肥市,然后她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高丽使节入贡怎么会路过包拯的家乡?
  其实这种和历史有少许不符在剧本创作中根本不算什么大事,剧本创作,故事才是第一位,和历史的些许出入,这些都是细枝末节,没人会在意。甚至有时候编剧为了故事好看,还会故意扭转一些时间或空间,以让原本不可能遇到的人遇到,让原本不会发生的故事发生。
  戴盈之所以提出这个,就是单纯的看不得李浔那真的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姿态罢了。
  天知道她每次见到他都会心跳加速,都会想起醉酒那晚,他凭什么风轻云淡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他凭什么这么淡定?
  李浔淡淡一笑,说道:“原来是这事啊,仁宗天圣八年十二月高丽御事民官侍郎元颖率团‘来贡方物’以后,宋丽官方断交达四十年,直到‘联丽制辽’政策出台后宋丽复交。由于传统上经登州、莱州、密州的北方航线受到辽国掣肘,熙宁七年高丽遣使奏请‘欲远契丹乞改途由明州诣阙’,得到宋廷许可。而从明州到开封,确实会经过包拯的老家庐州。当然,这不是说那时候的高丽使节入贡就一定会走明州,可至少是存在这种可能的。”
  《少年包青天》毕竟已经是20年前的剧了,剧中的一些漏洞早就被人在网上扒了个干净,李浔在写剧本的过程中,遇到他能修补的漏洞,都尽量修补了,一些不是漏洞却常常被人误会为漏洞的地方,他也同样能做到心中有数。
  戴盈被噎了一下,看李浔的眼神变得有些不善起来。
  所以说领导发飙的是时候你不能和领导辩论的,辩输了是你无能加态度有问题,辩赢了,让领导有话说不出,把领导憋到了,你的下场会更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