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神族日记之命运初始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着影月后无顾及羞耻的诉说着他卑劣的阴谋,我恨的直冒火。感情自己一直活在他的圈套之中,他竟还说的如此轻松自信,仿佛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自豪毫无悔过之意。
  
  “你这恶人,我绝不饶你。还我继父,还我和母亲自由!”我一脸愤怒瞪着他怒吼,手中死死握着惩戒鞭感觉就要将它捏碎。
  
  一旁千梅见了连忙抓住我另一只没握鞭的手劝我不要冲动,不光我们,其他村民也一直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我已触犯规矩,没必要为这一时愤怒继续一错再错!
  
  然而,我已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甩开她的手,冲上前举起紧握的鞭子朝他挥去。却忽略了一点,自己只是个十二岁孩子,没继父那么强壮有力,加上对方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影月。很快被他用另一只没拿钥匙的手抓住鞭子。
  
  他将鞭子攥在手里,鞭子散发红光冒着烟,空气中充斥着皮肉烧焦味儿。他脸色稍变又很快恢复,咧嘴冷笑道:“哼,木森我都不放在眼里,你这旗子般的小鬼还想学他制裁我,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说着,身子一扭将鞭子狠狠甩向身后。我一时反应不及抓着鞭子一同飞向半空脱手重重摔爬在地,重摔和山狼咬出伤口撕裂的疼痛险些让我背过气。
  
  我强撑着疼痛的身体缓缓站起,此时,我注意到自己正站在通往禁地的红线前,线后那浓雾仿佛一双双无形的手向我伸来企图将我抓入。在那之中,梦中的女子再次出现,她依然一头银发尖耳背对着我。只是这回她站在一个地方,四周都是火焰与满身鲜血穿着铠甲手拿刀剑的尸体,似是很久以前的战场。
  
  在她头顶,是被鲜血染红的赤红天空。大风吹起她银色的长发,展露出她仰望天空的背影,虽看不到面容,却能感受的她那份绝望与恐惧!
  
  “小鬼!”影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回过神,转身看到他一手拿着那半颗银色珠子的钥匙一手拿着惩戒鞭一脸得意站在身后,“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帮我做件事,我可以考虑放过你的家人。”
  
  “绝不!”我咬牙瞪着他一脸愤怒,“我绝不帮你这种恶人!”
  
  “但你已经没有选择了,不是吗?”他耸耸肩用大拇指略带讽刺的指指身后。我顺势看去,见山狼将千梅围在中心,坐在她周围虎视眈眈盯着,随时等候主人的命令。
  
  “你!”我转头怒视着他。他一脸得意双手抱胸让我下决定,是帮他救她还是和她一同葬身于此。
  
  我瞪着他余光愤怒的瞟着他手里的钥匙惩戒鞭。心中自责,这钥匙自己虽不了解,但它散发的气息令人感觉不一般。这惩戒鞭,多年来继父一直靠它压制影月。现下继父瘫痪在床,这鞭便是唯一克制他的王牌。而这最后的王牌也因自己再次的愚蠢落于恶人之手,自己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无药可救!
  
  千梅看出我的意思在山狼包围中呼喊说,现在不是反省憎恨的时候,这惩戒便乃村中掌管大权的象征,谁拿到便能随意支配神之村,必须尽快从他手中抢回来。
  
  “闭嘴!”影月转身气愤的喊,眼神犹如恶犬。那些山狼也随着他情绪的波动站起俯下身做好随时进攻的准备。
  
  千梅被山狼吓的跌坐在地,缓缓神站起看着影月说,父亲您到底怎么了,曾今的您和母亲一样温柔善解人意遵守规矩,为何会变成如今模样。这些年来她一直劝对他死心,却办不到。她无法放下父亲,始终坚信总有一天他会回头。
  
  他却一错再错搅的神之村不得安宁,践踏年轻人与神留下的神圣土地,她实在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母亲的事的确令人伤心惋惜,但那是命运无情掩盖了真相,大家被命运蒙蔽双眼才会误会当时为护村子被迫出手的母亲。在那之后,木森也找到真相让大家亲眼看到为母亲洗清了冤屈,并将母亲尸体移至神庙隆重安葬。他不原谅大家也该感激木森的恩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