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男神从做游戏开始 > 52.跑得倒是挺快

52.跑得倒是挺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圣经《新约·马太福音》里有一则寓言:
  从前,一个国王要出门远行,临行前,交给3个仆人每人一锭银子,吩咐道:“你们去做生意,等我回来时,再来见我。”
  国王回来时,第一个仆人说:“主人,你交给我的一锭银子,我已赚了10锭。”
  于是,国王奖励他10座城邑。
  第二个仆人报告:“主人,你给我的一锭银子,我已赚了5锭。”
  于是,国王奖励他5座城邑。第三仆人报告说:“主人,你给我的1锭银子,我一直包在手帕里,怕丢失,一直没有拿出来。”
  于是,国王命令将第三个仆人的1锭银子赏给第一个仆人,说:“凡是少的,就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凡是多的,还要给他,叫他多多益善。”
  这就是非常有名的马太效应的由来。
  马太效应,又名赢家通吃,在经济领域当中体现得特别明显。
  自从博米游戏爆发之后,现在的博米就成为了资本家们的香饽饽,很多人找上门还不见得能拉到的风投,每天抢着给博米打电话。
  有些风投的业务员,甚至不惜登门拜访,守在电梯口,能不能谈成生意是次要,有些人就抱着先跟操阳搞好关系来的。
  从10月到11月的这段时间,操阳整个人都处于超负荷的运转模式当中,每天要接待不少投资人,同时也要认真筛选资方和应付一些坏心眼儿的朋友。
  总之,到了晚上,操阳回到家就只想睡觉。
  有时候操阳都觉得资本家真的不是人当的,当一个成功的老板,如果没有强健的体魄和异于常人的精力的话,很容易就会被榨干导致未老先衰。
  现在操阳就有类似的感觉,原来他很享受晚上跟裴思清在一起的日子,现在都得尽可能躲着她。
  倒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不想让她看见自己憔悴的模样。(我信了你个鬼。)
  裴思清有时候打来电话,语气都有些委屈巴巴的,担心操阳是不是在外面有其她女人了,怎么会突然冷落了自己呢?
  没有办法,操阳只能奋起余力,卖力耕耘。
  见到操阳虚脱的样子,裴思清也很心疼。
  ……
  IDG重新启动估值,是在7天以后,11月12号。
  股东大会上,操阳和熊效格一起坐在会议室里面听小马哥讲解这半年的财报。
  香江那边,李则凯根本就不想浪费时间,所以就委托了一个投资部门的一个主管过来。
  事实上,企鹅的账目一目了然:
  从4月开始一直都是亏的。
  其中只有博米那边给的一些项目投资金额在续命。
  但是公司估值,实际上就是估算这家公司当下和未来值多少钱,不赚钱反而亏损的公司,用脚趾头就能算过来,大概值多少。
  再这么亏下去,估值得跌得更厉害。
  当下估值,看财报正的是一目了然,血淋淋的,熊晓鸽刚翻了几页就没忍心看。
  大家都是股东,对企鹅的运营状况可谓是知根知底,谁也糊弄不了谁。
  所以今天在这里争的主要是对公司的未来估值,也即是潜力估值。
  小马哥讲完以后,自己都有些心虚地看着几位投资人。
  熊效格是一脸的愁容,在操阳明确表明要回购IDG在企鹅的股权的前提夏,他希望估值能高一些,这样也能多收一些投资成本回来,不至于打水漂。
  而操阳显得悠闲自在,他的立场刚好相反,企鹅的估值越低,就越是有利于他能用低价回购IDG手上的股权。
  双方争论的重点,其实就在于对于企鹅未来的潜力判断上。
  “所以,现在企鹅的核心价值是什么?”熊效格虽然很不想就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进行讨论,可是他也得询问,因为能挣一点就是一点。
  说白了,企业潜力就是看资方对它的信心,这东西需要数据支撑,可也有一定的主观性。
  现在博米和IDG就是在争主观性的部分。
  “我们有海量的用户,现在用户数量已经超过了6000万人。未来这个数字还会更多。”小马哥还是把这一套说辞搬了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