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任务在身请求组队 > 第二百七十二章:留下

第二百七十二章:留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君义和昊哲坐在一起四目相对,昊哲惊讶为什么君义能轻松突破青寒他们设下的禁制;而君义则是惊讶为什么昊哲在这里一点苦都没受的样子,看起来还挺享受,完全和他脑子里想的是两个模样。
  
  颜盏简单的和池临他们介绍了一下君义,两位前辈还挺震惊的,乐家独有的攻击方式,他们也是听齐峻在讲荒木秘史的时候,有所耳闻。
  
  垣青离荒木最近,池临到是去过几次,却没有真正见过乐家人,不过听最晚进来的简诚安说,好像这乐家出现了个入魔者,以至于乐家没落,后续如何,他那时候已经到了广埕秘境,所以也不了解。
  
  没想到今天却能见到乐家的传人,而且还是控音术练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阎会饶有兴趣的问道:“君小友,能不能让老夫领教一下乐家的控音术?老夫活了这么久的年岁,真的还没有见识过。”
  
  在颜盏介绍君义的时候,昊哲也向君义介绍了池临和阎会,所以阎会这么平易近人的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君义心里还是小小的咯噔了一下。
  
  怎么说阎会也是一步登仙的存在,他若是想杀人,哪怕如今已是灵体状态,几乎也是眨眨眼的事情。
  
  君义站起来很是恭敬的向阎会行了一礼:“回源尘真人,晚辈并非乐家后人,也并非乐家传人,这控音术是晚辈偷学的。或许领教过的人都觉得晚辈的控音术已是出神入化,但只有晚辈心里清楚,晚辈这控音术不正宗。
  
  实属抱歉,如果前辈不在乎这一点,还望前辈不吝赐教,晚辈荣幸之至。”
  
  在场的人都被这个回答给愣住,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见多识广的阎会和池临,两人先后笑了起来。
  
  阎会拍了拍君义的肩膀:“没想到君小友居然这么如此坦诚,你这全部都是自己琢磨的?”
  
  君义摇头:“晚辈在乐家蛰伏过几年,偷学过基础。”
  
  阎会皱眉,怎么问什么就答什么,完全不像是进来劫人的:“蛰伏?你与那乐家有仇?”
  
  说到这,颜盏顿时想起,自己拿出乐储然的玉箫时,他整个人赤红着双眼,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的模样,难道他和乐储然有仇?所以在乐家蛰伏了很多年?
  
  君义像是陷入回忆,好半晌都没有回答阎会的这个问题,就连昊哲也好奇的看着他,似乎也想知道君义的过去。
  
  然而君义似乎不愿意说出原由,只能拱手行礼:“请前辈见谅,这是晚辈的私事,恕晚辈无法回答。”
  
  阎会到觉得这样的回答很正常,如果刚一见面,随便问什么就答什么,那他也不可能在那样一个宗门里做事。
  
  “没事,过去的就都过去了,是老夫多言,小友今日难得来一趟,要不用完中膳再走?小灯做的饭菜······”阎会竖起拇指:“那是一绝,你不吃,就亏了。”
  
  君义不解的抬头看着阎会,他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吃完中饭就会放自己走?看了看一旁的昊哲:“那晚辈能带着小哲一起走吗?”
  
  阎会笑着测过身去,指着池临说道:“这你就要问他师父了,不过昨日才拜师,今日就离开师门,总归不好。”
  
  刚刚昊哲向君义介绍池临和阎会的时候,君义就在心里震惊不已,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昊哲在这里非但没有过上严刑拷打的日子,反而还拜了位化神期的大能做了师父。
  
  难怪他和灯泡进来的时候,看到昊哲端端正正的坐在课桌前,池临在很耐心的教他一些冰系术法,阎会就坐在一边看着他们,品茶。
  
  这一幕看起来祥和极了,说真的,如果昊哲能就此脱离宗门,拜入凛清真人门下,未尝不是一件幸事,昊哲修仙入门晚,后来又被卖给宗门,在那样高压的环境下长大,等到了金丹之后,以为能喘口气,却被宗门利用至今。
  
  可即便如此,昊哲依旧是感激宗门的全力支持,让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达到这样的修为等级,让他不再受制于人。
  
  而且昊哲鲜少去询问宗门叫他做事情的含义,以至于如此之久,他都不了解宗门具体在做什么,况且每次让他杀人的时候,都是杀的一些贪婪、暴戾之人,估计他到现在都觉得宗门是在做除恶扬善,还不留名的好事。
  
  哪怕是在做任务,也会找很多理由来放人,比如这人修为实在太低了,杀起来着实有损他的颜面,比如这人长得实在太丑,他看到就犯恶心。也因此没少被罚。
  
  却也正因为如此,君义这个半路才加入宗门的人,在和昊哲相处一段时间之后,会更愿意和他走近一些。
  
  昊哲也因为君义经常帮助自己,有来有往几个来回之后,慢慢的在宗门里两人关系越来越好。
  
  这也是为什么,在见到九渊真人的时候,他会起杀心的原因,他认为好友被罚的差点死去,都是因为九渊真人多管闲事,明明宗门是一片好心,想阻止外面的人进来,九渊真人不问原由就从中阻挠。
  
  况且九渊真人风评一向不好,说是自傲自大,蛮不讲理。
  
  要不是弄拙成巧让十六峰变成那密不透风的模样,还不知道有多少贪婪的人会命丧于此,他这么多天不在十六峰守着,也不知道有没有人逃出去。
  
  若是有那贪心之人逃出去,将宗门的事情公之于众,后果不堪设想,世人大多贪得无厌,又总幻想一步登仙,怎么可能会放过那么好的东西。
  
  池临的开腔,打断了两人的思绪:“不行,我徒弟连我指甲盖的学识都没有继承到,怎么能轻易放他下山,要回去你就一个人回去。”
  
  昊哲虽然很喜欢这两日和师父相处的日子,可他总认为只是一场梦,迟早要醒,还不如趁现在,自己还没有深陷其中,早些和君义会宗门干活。
  
  毕竟他也确实担心有人会逃出去。
  
  “师父,是弟子不孝,弟子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未能完成,不得不和君义回去。”昊哲开口之前想叫池前辈的,但总归是内心有那么一点点的渴望。
  
  池临眼睛一瞪:“我看你们今天谁能出这张门!哼!”
  
  颜盏看池临那傲娇劲上来,生怕他和君义昊哲两人吵起来,到时候打起来青寒和琅玉的禁制根本扛不住他们一击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