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枪风云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杀人?

第二百二十一章 杀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突然,莫寒收回了握枪的手,重新将青衣枪背好,毕竟这秦山关是他莫家经营多年的地方,若是一言不合边杀人就有些不好了。
  莫寒走到有一手好刺绣的小娘身边,提起竹篮,交到她手上,拦在她身前,看着那些秦山关武卒,笑了笑,缓缓说道:“各位军爷,我是嫂子许言的远房亲戚,来往丰都和边关,也算挣了些银子,身上有一百多两,若是军爷不嫌弃,都可以拿去喝酒。只求高抬贵手一个,别让我嫂子去将军府,毕竟嫂子是驿卒遗孀,这事儿再清清白白,将军夫人再体恤百姓,可若是传出去,对嫂子对边关名声都不好。”
  一百两白银?张顺都忘了禁锢怀里的小兔崽子,全是碎银的话,都能在桌上堆成一小座银山了,全部折换成的铜钱的话,那还不得把眼睛都给刺瞎喽?!没见过世面的苦人家,对富贵,都不知道何谓富可敌国或者富埒王侯,远不如腰缠万贯来得琅琅上口和直观形象,千文为一贯,一百两银子,那就是足足一百贯,其实银贵铜贱,起码能换到手一百零几贯,张顺心想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奢望不就是出门行走,能挂个十几二十贯在身上晃荡吗?吃饭喝酒就摘下铜钱丢到桌上,那叫一个豪爽,回了家,再搂着两个体娇腰细臀肥的娘们暖炕头,这人生也就没多余念想了。
  张顺目瞪口呆望向那横空出世的年轻男子,长得人模狗样,的确像是不缺钱的公子哥,都他娘让他眼红地背上枪了,贱民别说带着武器闹市行走,许多衣衫着色都有条条框框拘束着。
  可是奇了怪了,许言这小娘们何时有了个出手动辄一百两银子的富裕亲戚?该不会是那种偷偷摸摸在庄稼地里翻滚的姘头吧?张顺脑袋瓜转动,琢磨着煮熟的鸭子可不能从锅里飞走,这一百两银子从那小白脸兜里掏出来,板上钉钉跟他没有屁的关系,许言一旦不去秦山关,没有被那都尉压在身下,那他唾手可得的飞黄腾达就成了一泡屎,还惹了一身腥,附近几个村子大多沾亲带故,虽说没谁能把他怎么样,可免不了背地里被戳脊梁骨,关键是就没可能尝一尝许织娘的味道。
  决不允许自己功亏一篑的张顺阴笑道:“亲戚?我怎么听说你小子是垂涎许言身子的外乡人,别仗着有点小钱就敢跟咱们秦山关的军爷们较劲,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
  那名魁梧伍长对于张顺编排的脏水不感兴趣,也不信,只不过这名年轻男子打开天窗说亮话后,其中一个消息让人颇为头疼,这小娘死鬼丈夫生前竟有驿卒的身份?千万可别是幽州那边的阵亡士卒,这幽州三天两头跟北莽蛮子厮杀,上头对这两州殉国士卒的身后抚恤把关极严,也不是说伍长没办法抢人,一个发狠也就抢了,只不过万一惹来上吊投井的闹剧,少不得花银子去跟方方面面擦屁股,村子这边得压下,县府官衙那边也得通气。
  这还是其次,如果让韩校尉觉得办事不力,以后如何争得过其余那些酒桌上称兄道弟,一个转身便不遗余力挖坑陷害的袍泽同僚,如何顺顺当当升官发财揽银子?
  见在秦山关可以横着走的军爷都犹豫不决起来,张顺狗急跳墙了,指着那对溪畔狗男女骂道:“许言,你男人不过是咱们锦州闹出天大笑话的驿卒,被驿马甩下马背给踩踏致死,说出去都丢秦山关爷们的脸!你还有脸面去领那份抚恤银子,我呸!老子要是县府里当差的,别说七八两,七八文钱都不给你!现在公公婆婆进土里躺着了,就以为没人拦着你找野汉子了?我猜是不是你亲手害死两老家伙啊?你这种娘们,比窑子里那些好歹卖身挣力气汗水钱的婊子还不如,就该游街示众,骑木驴浸猪笼!”
  稚童魔障了一般去撕咬张顺,哭喊道:“我爹是英雄!不许你骂我娘!”
  张顺烦躁,一把将这兔崽子推摔在地上,骂道:“都不知道你是谁的种!还英雄,你爹是戴了绿帽的狗熊!连匹马都管不住,能管得住你那娘?”
  小娘咬破了嘴唇,满嘴鲜血,泪眼朦胧,却狠下心对莫冷大声说道:“不许哭!”
  满腹委屈的孩子愣了愣,竟然果真安静下来。
  伍长如释重负,既然是本州境内的驿卒,而且似乎连战场阵亡都称不上,就是周如这些有心人想要捅破天都没那本钱。当兵当到他这个位置,谁没几个心眼,秦山关因为地理位置内陷缘故,北氓吃了熊心豹子胆才敢杀入这个大口袋,没有战事已经十几年,既然不需要提着脑袋去跟莽子搏命,那锦绣前程如何而来,总不能等着天下掉馅饼,可不就是做这些不太光彩的事情去讨韩涛这些大人物的欢心吗,这名伍长记得前些年上司遇到韩校尉东窗事发,被出身士族的母老虎给听说了金屋藏娇,上司二话不说就上去顶缸,将那名小娇-娘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回了家,自己连碰都不敢碰一下,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娘们洗干净香喷喷地等着韩校尉宠幸,还得他亲自去把门望风,伍长除了佩服还是佩服,这不韩校尉玩腻了那名女子,就给上司去邻居县城谋求了一份美差,上司偶尔衣锦还乡,还能跟韩校尉把酒言欢。
  这就是为官的学问啊,伍长如何能不服气?
  莫寒眼神冰冷,说道:“我是大唐士子,负笈游学至秦山关,你们若想抢人,我不还手,大可以从我尸体上跨过,只不过事后我所在家族诘难起来,两个小小从六品折冲副尉校尉坐镇的秦山关,我自信还摆平不了!”
  伍长与在百姓眼中精悍无匹的骑兵们,都不约而同皱了皱眉头,伍长轻轻疑惑语气地哦了一声,恶狠狠盯着这个三番五次让一桩美事变得不美的王八蛋,负笈游学?你他娘的明明背着枪!但伍长眼力不差,依稀看得出这名男子那份气度,跟秦山关头号公子哥周如,太像了,一般人就算打肿脸充胖子故意一掷千金,也装不出这份镇静从容,这让他有种投鼠忌器的束手束脚。骑兵伍长揉了揉手臂,视线终于不再在许织娘身上逗留,望着这个自称士族子弟的年轻人,脸色阴沉。
  战马打着响鼻,间歇响起不耐烦地铁蹄踩地,声音不大,在这宁静的村头溪畔,夹杂着几声犬吠鸡鸣,却是异常的惊心动魄。
  张顺整颗心都悬着,不上不下,难受。才说人家那长相俊逸到让他抓狂的青年会不会偷鸡不成蚀把米,风水轮流转,年轻人抖楼出士子身份后,就该他提心吊胆了,秦山关军爷如果和气生财,拿了银子便退去,他一个只会偷鸡摸狗只敢为恶乡里的泼皮,怎么去跟一个士子争风吃醋,到时候就是身上掉几层皮的事情了。张顺再也不敢去挑衅那公子哥,小心翼翼抬头看了眼伍长,大气都不敢喘。
  莫寒转头,看到小娘伸出两根手指拉着他的袖口,她使劲摇了摇头,眼神坚毅。
  莫寒犹豫了一下,握住她冰冷的小手,将她重新拉回身后,然后松开手。
  当张顺看到马背上的伍长眼睛里闪过一抹阴毒,他就知道今天这事情是他赌对了,可怜那狗屁的士子则是彻彻底底赌输了,输得血本无归,说不定连小命都得搭进去!
  身后骑兵与带头的伍长朝夕相处,放个屁闻一闻就知道伍长今天晚饭吃了啥,看到伍长开始缓慢抽刀,身后今日出行一样只佩一柄北凉刀的骑兵则浮现狰狞脸色。
  十余柄北凉刀惊人的动作一致,缓缓出鞘。
  张顺等几个青皮吓得连裤裆里那条腿三条腿一起发软。
  要杀人了?
  他们不过是既没被放过血也没给人放过血的市井无赖村野流氓,真要近距离亲眼看到杀人的场景,估计都得吓晕过去。
  这一刻,莫寒眼神凉透。
  溪畔传来一声古怪的清澈声响,可是竟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物品摩擦发出来的声音。
  但小娘那一刻,感受到了一股刺骨寒意,她瞪大那双好看的眸子,发现士族公子后背的衣衫,好似浪花一般起了一阵细微涟漪,层层叠叠,推进,继而铺散,再消失。
  莫寒深呼吸一口。
  莫寒看到那名伍长抽刀后,去拉缰绳,准备冲锋。
  莫寒伸出手臂,拦下不要命前冲的小娘。他看着这队骑兵,语调刻板生硬说道:“你回去秦山关,跟果毅都尉东方瑞说一声,有个佩青衣枪的人在这里。我给他一柱香时间来这里。”
  才开始奔跑的十余匹战马在伍长勒紧缰绳后,瞬间停下。
  伍长不是傻子,一个自称大唐游学士子并且还敢直呼果毅都尉名讳的年轻人,真是只在那里垂死挣扎的装腔作势?
  前程固然重要,可性命还是更重一些吧。
  这世道不怕一万,还真就怕那万一。
  万一这年轻人果真与东方将军相识,不说相熟,只是有那么个点头之交,就足够让他们这些只能在秦山关耀武扬威的吃上一大壶!万一这佩刀公子哥真是大唐有些地位人望的士族出身,到时候韩校尉推卸责任,谁来背黑锅?丰都离秦山关是有些距离,可一个士族不计后果倾力而为,扳不倒从六品的韩校尉,他这个亲手沾血的伍长,如何是好?不过,最关键的是眼前强出头的年轻人,真的配得上这些个“万一”吗?
  伍长咬牙切齿地在心中权衡利弊。
  莫寒眯起眸子道:“两柱香。已经过了一些时候了,到时候东方暴怒,可就没谁能替你消灾。”
  伍长吐出一口浊气,停马收刀,招手吩咐一名骑兵回秦山关韩校尉那边禀告这里的状况。
  他当然要带人盯着这里,两柱香后,如果确定这小子是故弄玄虚,他就要亲手剁死这个折了自己颜面的家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