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乘龙佳婿 > 第六百八十七章 拍案

第六百八十七章 拍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洪山长额头青筋毕露,太阳穴突突直跳,只气得七窍生烟。他活了大半辈子,在江西时,也曾经让几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原形毕露,也因此遭到过别人的暗算,可这些人那是明里光风霁月,暗地里男盗女娼,一切都是阴谋算计,他哪曾遇到过张寿这么莽的做法?
  他恶狠狠地盯着张寿,低声咆哮道:“张寿,你竟敢在皇上召见我们这几位山长的雅舍门口,公然把我劫上车,简直是狂妄大胆!你以为我不敢叫人吗?我是给你留脸面!”
  “好教洪山长得知,如果你要呼救的话,外面那些护卫,都是皇上听说二皇子那边的消息之后,从锐骑营调拨到我家,给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小官充当扈从的。”
  三两句话说得洪山长面色晦暗,张寿这才笑眯眯地说:“我如果不是出此下策,强拉了洪山长你上车,以你对我的成见,一句我没有话和你说便拂袖而去,那岂有此时你我心平气和同乘一车,闲话古今?”
  洪山长差点没气得吐血,这叫心平气和?你知不知道我刚刚忍了又忍才没有嚷嚷有人当街劫持名士!我是生怕那些围观百姓把我也当成猴子戏的主角,否则我哪会和你这么客气!当然,此时得知张寿这些扈从竟是皇帝指派,他不知不觉就是心里一酸。
  自己这样熟读经史,恪守礼法,操守无暇的山长,皇帝完全不放在心上,而张寿这样只通算经不懂经史的黄口小儿却窃据高位,天下怎有如此道理!
  心情越发郁结的他哂然一笑,随即就冷冷说道:“照张学士你这么说,你今天此来,竟然是奉旨劫我不成?”
  “我如果说是,那皇上就背黑锅了。而我如果说不是,那我就背黑锅了。”张寿说了两句如同绕口令似的话,见洪山长果不其然气歪了鼻子,他就状似诚恳地说,“所以,还请洪山长稍安勿躁,”
  尽管半个字都不相信张寿说的鬼话,但是,黑着脸的洪山长却懒得在车上和人继续作口舌之争。毕竟,一想到这些斗嘴的话会被外头那些锐骑营的护卫听去,他就一点开口的兴致都没了。他一点都不想看面前这张实在是太光彩夺目的脸,索性闭目养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这才听到了一个淡淡的声音:“少爷,到了。”
  见洪山长倏然睁开眼睛,而阿六已经敏捷地钻出车门站在了下头等候,张寿就笑眯眯地先行探身下车,等站定之后,他就回过头来看着洪山长道:“不巧得很,之前阿六说的,那家口味不错的小馆正好眼下歇业,我们就到这家茶社凑合一下吧。”
  如果不是做不出赖在车上不下来的行为,洪山长根本连动都不想动。此时此刻,他非常不情愿地从车上下来,可看到那挂着的招牌之后,他的脸就更是黑得和锅底盔似的。
  这座连天子都来过不止一回的兴隆茶社,常人进去之前,大多数要先掂量一下荷包丰厚与否,这叫做凑合一下?他都在背地里讽刺过,光顾这里的人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是被张寿“劫持”出来了,洪山长也想看看张寿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因此在人那客客气气地抬手相请之下,他就二话不说径直往里走去。就只见在眼下这种不是吃饭的时辰,一楼竟然还有七八桌客人,上了二楼,竟然还有两桌。
  而他正打量着这明显不适合说话的地方,却只听到身后传来了张寿的声音:“洪山长,我们上三楼。”
  这声音虽然不大,但在空旷的二楼,仍然被人听见了。就只见那两桌客人全都朝楼梯口这边看了过来,随即非常自然地略过了又老又皱的洪山长,目光全都集中在了丰神俊朗的张寿身上。虽然京城里容貌出众的贵介公子有的是,但能坦然说出上三楼的,大概只有一个。
  即便洪山长也就来过这地方一次,但三楼代表何种意义,他却还是清楚的,此时下意识地就要阻止张寿,可随即就只觉得自己的胳膊再次被人一把扶住,下一刻,他竟是被张寿强硬地直接拽了上去。
  就和刚刚在马车上没有大呼小叫一样,这会儿虽然面色铁青,但洪山长还是克制住了骂人的冲动。大庭广众之下,难不成他要斥责张寿不该去皇帝曾经占据过的三楼吗?可问题在于,这又不是皇家禁苑,不能当成约定俗成的道理。
  而阿六看着张寿和洪山长上去,自己却在楼梯口站住了。见跟上来的伙计探头探脑张望了一下,他就神情淡定地说:“泡一壶好茶,四色茶点,口味清淡一点。”
  他说着就扫了一眼二楼那两桌客人,见几个人桌上也都是茶和茶点,明显是借着这地方喝茶谈天,口音听着并不像是京城本地人,大概顺便也刷一个到此一游的成就,回去也好对人吹嘘,他就收回了目光,并没有在意这些人依旧恋栈不去。
  这兴隆茶社当初在重新改造装修的时候,三楼的地板和窗户墙壁全都用了特别的夹层隔音设计,甚至还在内包了棉毯,而御厨选拔大赛后在四角新隔出来的四个包厢,非常适合达官显贵在此见客谈话。把包厢门窗关上,除非千里耳,否则下头绝对不可能听清楚人说什么。
  当然,如果少爷把洪山长招惹到雷霆大怒地咆哮起来,那就没办法了。
  虽说是旧地重游,但张寿并没有什么怀念这儿那一次次御厨选拔大赛的兴趣,但他也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等到阿六亲自送了茶点上来,又匆匆下去楼梯口守着,刚刚强行请了洪山长到东墙角那一个单独小包厢的他方才单刀直入地说:“洪山长对二皇子之死怎么看?”
  洪山长习惯了那些七拐八绕兜圈子的开场白,对于张寿那直来直去的作风非常不适应——可是,他刚刚才被人强行带上马车,又强行带到这兴隆茶社三楼,这会儿心头一气,他就忍不住恼火地反击道:“二皇子生死不明而已,张学士你就这么想让他死吗?”
  “没错。”
  张寿非常痛快地承认了,见洪山长先是一愣,随即拍案而起,这一下闷响之后,桌面上从茶壶到四碟子茶点纹丝不动,可洪山长那右手却肉眼可见地发红了起来,他就淡淡地说:“因为二皇子如果没死,他眼下肯定比死还难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