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界劳改局 > 第2章 尼玛,掉坑里了!

第2章 尼玛,掉坑里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余会非一愣,牌子?
  他啥时候拿牌子了?
  结果一抬手,他吓得一哆嗦,他手里可不就有一块牌子么!
  黑乎乎,油腻腻的……
  想到它的出处,余会非抬手就想扔了。
  然后就听陆压道:“哦对了,千万别丢了,丢了的话,在你没捡回来之前,会遭雷劈的。”
  余会非呵呵一笑道:“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然后余会非就将令牌扔了!
  咔嚓!
  一道雷霆落在了余会非的脑袋上,余会非只感觉全身火热,疼痛难忍……
  还没等余会非说什么呢。
  咔嚓!
  又是一道雷霆下来了!
  余会非这回忍不住,嗷的一声就叫了出来。
  陆压呵呵笑道:“原来你喜欢这个调调啊,那你继续挨雷劈吧,反正这玩意威力越来越大,虽然不至于劈死你,但是绝对越来越疼。”
  余会非一听,连滚带爬的将令牌捡了起来。
  果然,令牌一到手中,一道即将劈中余会非的雷霆突兀的停在了半空,随后消散在空气当中。
  余会非不敢置信的看着那雷霆消失的地方,他竟然看到了雷电,而且雷电自行消失了,这也太神奇了!
  到了现在,余会非算是彻底的信了陆压所说的话了,他不甘心的问道:“那我啥时候能退休啊?不会真的要等我死了才行吧?”
  倒不是余会非觉得这个工作不能做,主要是这个工作住在坟头,那他下半身的生活怎么办啊?哪家姑娘会嫁到坟圈子里来啊?
  没等余会非问完,陆压已经打开了大门,一条腿迈出去了,回头道:“那个……不知道。”
  然后陆压关门就走了。
  余会非赶紧追了出去,然而街道上人来人往,唯独没看到那老头。
  知道追不上了,余会非叹了口气,一脸嫌弃的捏着一角令牌回到了院子当中。
  余会非打量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院子,余会非心情有些沉重。
  他本以为回来能够看到自己的爷爷,爷孙两个再在老榆树下聊一聊国内外的国家大事。
  作为地地道道的东北老头,余老爷子有两件宝贝。
  收音机和电视机,以前是听收音机,后来电视普及了就看电视机。而且每天都看新闻联播,有事没事的就出去蹲在村头和一群老头在那聊国家大事,国际形势什么的。
  而且分析的头头是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大学的教授在那讲座呢。
  对于这一点,余会非一直都很佩服他爷爷以及村子里的那些闲人们,他们是真的精通此道,一个个的没出去当个大官,全都缩在这村子里,着实委屈他们了。
  “哎,爷爷,你走了,我都没能送你……我这当孙子的,还真不称职啊。”余会非苦笑着,坐在了八仙桌边上,喃喃自语。
  四合院有前后两进,占地不小,前面主要是守墓人做事的地方,后院则是休息的地方。
  余会非绕到后院去,后院有一颗大大的老榆树,榆树边上有一口井,井根本不用压水,每天汩汩的冒出清泉来,流淌出去,汇入门口的小河当中。
  这是山泉,李老板当初投资这块墓地的时候,就看上了它,特意围着它建造了这个守墓人的住所。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李老板竟然将这四合院送给了余会非的爷爷。
  所以,这算是余会非的私人家产了。
  推开房门,看着火炕上,窗户旁放着的小桌子,余会非仿佛又看到了昔日的余老爷子坐在那抽着烟袋锅子,吧唧着嘴,吞云吐雾间,给他讲述着鬼故事,然后看着他吓的瑟瑟发抖,发出得意的笑声。最终被奶奶拧着耳朵拖走,哀嚎求饶的场面。
  余会非忍不住笑了……
  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奶奶走的早,爷爷性格古怪,死活就在这守墓,任凭余会非的老爸老妈磨破了嘴皮子也不肯走。
  最终,气的余会非老爸老妈一走就没回来,只是每个月都打一些生活费,给村子里的医生隔三差五的发个红包,让他帮忙照看老爷子。
  余会非小的时候,常来这里看老爷子,但是上学后,来的次数就少了。
  每次过来,都是隔年来,每年老爷子都会有些变化,不是头发白的多了,就是皱纹多了……
  余会非曾经说过,他会好好的孝顺爷爷的。
  结果爷爷走了,他却连送他一程的机会都没有。想到此,余会非真的很想抽陆压几个大嘴巴!
  就在这会,余会非看到了桌子上的一封信。
  余会非拿起来一看,顿时愣住了:
  “小鱼啊,我走了。
  黑白无常来接的,说我生前好事没少做,功德高,所以这一路上有车坐,不遭罪。
  咱们家来了个老头,说是叫陆压,你别管他是个啥,反正挺有能耐的。
  你我不担心,你从小就激灵,打架从不吃亏。
  我唯一放不下的,你明白。
  这墓地不能没人看着,别人我也不放心。
  你横竖都要被那老家伙安排一份神差的,寻常的工作你肯定也做不了。
  如果可以,就帮爷爷继续守在这里吧。
  我下去找你奶奶去了,估计以后又要被她念叨了……哎,痛苦啊!
  你没赶上给我送行……不打紧,我手续都办好了,也没大操办。实际上知道我死了的人都不多……
  回头你给我倒两瓶酒在坟头,算是送我一程吧……
  好了,不说了,那边催了。
  拜拜!”
  余会非发誓,这是他这辈子看到的最简单轻松的遗书了,全程没看到一丝一毫的不舍和挂念,全是汇老婆的欣喜和洒脱。
  余会非甚至能想到一个画面,一个老头拎着烟袋锅子在黄泉路上坐着小马车一路狂奔,咧着大嘴露出一口大黄牙,嘴里唱着:“妹妹你坐地头,哥哥我来喽……”
  “好吧……既然你走的这么高兴,那我也没啥可伤心的了。我就当你去旅游了吧,回头等我下去了,咱们再聚。”余会非也是心大,收拾了下心情,开始仔细的打量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守墓人之家、三界劳改局、九楼了。
  陆压说过,这里被他用权限改造过,所以起名叫九楼。
  既然叫九楼,那应该不至于就一层吧?
  余会非绕了一圈,发现后院二楼的楼梯到了二楼后,竟然还能往上走。只是楼梯尽头是棚顶而已。这看起来就很古怪……
  余会非顺着楼梯上去,腰牌一阵发光后,那棚顶上多了一扇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