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宋北云 > 616、四年9月16日 晴 虎口脱险者北云

616、四年9月16日 晴 虎口脱险者北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找!便是掘地三尺也得给我找出来!”
  
  金郎大发雷霆,时至如今宋北云已经在这地方丢了有十个时辰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要说已经出城?断然不可能,别说是一个大活人了,现在就是一只鸡都别想偷摸着被人带出城去,可谓是严防死守。
  
  城中更是挨家挨户的搜查了许久,不存在说哪里能藏人的,但如今他就恩是丢了,无声无息的丢了……
  
  这别说是让宋国皇帝知道了,就算是让他们辽国的皇帝知道,恐怕都要有一批人死无全尸。
  
  就如宋北云说的,那可是宋北云!得之便是天下唾手可得的宋北云,这是千金都换不来的宝贝。是宋国皇帝肯交出法外之权的宋北云、是辽皇皇帝不惜委身与之的宋北云。
  
  他丢了!他现在丢了!!!
  
  金郎知道以宋北云稳扎稳打的性子,他定然不会开这种玩笑,而如今这事无非就是两个可能,一个是他被某国的刺客给暗杀了,现在尸体也许埋在某个菜园子中也许扔在某口枯井中。一个是他被人掳走了。
  
  不管是哪一个结果,都不是金郎能够承担的,也不是辽国能够承担的……
  
  “喝喝喝,喝去个死哟!”
  
  金郎给了自己一巴掌,懊恼的坐在那里。若是昨天不去邀请宋北云赏月饮酒,今日也不会落到这个结果,也恨自己没有细细安排,以为说如今城中已无事,便能稍作轻松。
  
  恨啊!恨啊!!!
  
  而就在满城继续疯狂翻找宋北云时,他如今正在啃着一张老饼,胸口有一把匕首顶在那,一点都不给他机会。
  
  “女侠,你手真秀气。”小宋一边吃饼一边说:“哎哟哟,你看这小月牙,定然是那早睡早起的人儿。”
  
  “闭嘴,吃饼都堵不住你的嘴?”
  
  小宋清了清嗓子:“对了,女侠。我曾钻研学习过麻衣神相,精通摸骨算命、看手相、看面相、点痣、刮痧,样样精通。要不要我给女侠……”
  
  他说到一半,匕首已经怼到了他的嘴上,他只好收声……
  
  这个逼,怎么冷热不进呢?这不合常理啊,想来自己也没干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嘛,她怎么对自己防备这么深?想当初,自己还没说这么多话呢,就已经吸上了金铃儿的那个东西了,如今却连个手相都看不到?
  
  难不成自己已经开始年老色衰了?
  
  小宋突然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中,仿佛从人格上受到了侮辱。
  
  “不是,女侠。我问你个事,为何你对我防备这么深,你这匕首从头开始就顶在我身上,你累不累?”
  
  小宋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已经做好了攻击准备,但这个绑匪却始终没有松懈半分,全程都是全神贯注的盯着匕首,只要宋北云有任何异动就噗嗤一声戳进去。
  
  罢了罢了……
  
  小宋认命一般的靠在那拿起葫芦灌了一大口水又吃了口饼。
  
  “今日入夜,我便带你出城。”
  
  “我不推荐这么干。”小宋侧耳倾听起来:“你最好现在放了我,否则你会死。”
  
  “大言不惭。”
  
  而小宋沉默了一阵,放下了饼:“我吃饱了,你捆我吧。”
  
  他的打算很简单,就在这人绑他的时候,突然暴起以寸劲爆发一拳毙命!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孙子不按套路出牌,居然先用麻袋套着自己的脑袋……然后用蒙汗药捂自己的鼻子。
  
  他娘的……大意了。
  
  小宋失去意识之前最后想到的就是这个。
  
  而等他醒来时,他发现周围一片漆黑,只剩车轮滚滚的声音,外头隐约可听见嘈杂,其中还夹杂着士兵骂骂咧咧的声音。如果没有意外,这是他在被人转运出城了,而如果一旦出城,那真的就是生死未卜了……
  
  他的心开始悬了起来,生怕这帮卫兵偷懒不仔细查探,但现在他全身都被绑住,根本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而且这箱子里只有一个气孔,闷热难当,他觉得自己可能都有些脱水了,完全使不上劲儿。
  
  如果真的要这么把他送走,他可能会死在路上……
  
  “停下!”
  
  前头辽国士兵叫停了这辆车子并走上前动手搜查,而就在宋北云满怀期待感觉这口箱子要被打开时,外头突然一个老人的声音传来,说里头装的是先人迁坟的骸骨,见不得日月光,还请军爷通融。
  
  “不会吧不会吧……这么老土的理由不会真有人信吧?”
  
  而下一刻,他听到了钱串子的声音,当时那么一下他的心里真的是咯噔一声,暗道二十声完了完了完了。
  
  果然没多一会儿,驴车就继续启动起来,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全身的力气已经散去,脑子里近乎一片空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