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泼猴 > 发个公告哈~

发个公告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高地远,风轻云淡。
  灵霄宝殿侧方的阁楼上,玉帝身穿龙袍倚栏俯视天宫层层叠叠的楼宇,迎着风轻捋长须。
  那一双鹤目微微眯起。
  “陛下。”卷帘大将缓缓来到他的身后,躬身拱手道:“天蓬元帅去了广寒宫,殿上群臣已经开始鼓噪,是否派人去催促?”
  深深吸了口气,玉帝凝视着天空中流转的光影,缓缓叹道:“不催了,等吧,等他。”
  呼出的气在这冷冰冰的天宫凝成了雾,缓缓飘散。
  “诺。”
  ……
  广寒宫,天蓬有多少年没来过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不敢来。
  惨白的宫阙,一如它照向凡间的光,有一种绝望透入心扉。
  漫步在冷冷清清的台阶上,一个个路过的宫娥向他福身行礼,却不敢靠近半步。
  他已是将死之人。
  可,路到尽头,悬在心中千年的石头终于放下,他反倒是轻松了。
  沿途细细欣赏着广寒宫的精致,雕栏玉砌,园林山水,如诗如画,看得入了迷,竟是泪眼朦胧。
  “她就是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吗?”他想着,笑得从未有过的舒心。
  终于不用再强迫自己不去想,不去念,挣脱了所有的束缚,不用再害怕让人看见了,不用再遮遮掩掩,躲躲藏藏。
  可以堂堂正正的走在阳光下,哪怕是去死,也是值得。
  ……
  坐在梳妆台前,霓裳将粉底一点一点地涂抹到自己的脸上,泪珠不争气地下坠,将妆容糊成一团,只能洗去,再重新上妆。
  可无论怎么画,一次又一次,直到用完了所有的粉底,却也画不出那个妆,抱着空空的粉底盒,她捂着嘴瘫坐在地失声痛哭。
  “我,我只是想让他看到我最美的样子……难道连这个都做不到吗?”
  ……
  清清冷冷地风,安安静静的路。
  绕过回廊,天蓬一步步来到霓裳的房门前,回头望向回廊末端的卿家。
  那卿家微微躬了躬身子,淡淡道:“不要太久。”
  “谢谢。”天蓬简单地回了礼,伸手敲门。
  “是我。”他的语调平淡如水。
  房中传来瓷器打破的声音,紧接着,是一串急促的脚步声。
  大门轰然打开了,一个泪人惊慌失措地站在天蓬面前。
  凌乱的发,憔悴的脸,急促的呼吸。
  望着天蓬,霓裳紧蹙着眉,抿着唇,手中握着空空的粉盒,用指尖抹去眼角的泪不住抽泣着:“妆,妆画不上了。”
  天蓬一下笑了,笑得温暖。
  霓裳也破涕为笑,撅起嘴,如孩童撒娇般指着天蓬道:“你笑我!”
  伸出手,天蓬一把将霓裳拥入怀中,用力抱紧,轻声道:“别担心,我来帮你。”
  嗅着她身上的香味,他心中一悸。
  依偎在天蓬怀中,霓裳温顺得如同一只小猫,抿紧了唇,眼泪又是忍不住落下。
  多少年了,梦中才能出现的场景,竟在今天,就这么实现了。
  犹豫着伸出手,她紧紧地搂住天蓬,一生一世都不想再放开。
  “粉盒里的粉,用完了,我想给你跳舞,可是化不了妆……”她将头埋在天蓬的怀中低声抽泣道。
  “没事。”
  天蓬拉着霓裳一步步走入房内,将她按到梳妆台前,伸手一晃,粉盒里的粉,又满了。
  霓裳想伸手去取棉块,却被天蓬按住。
  伸手拿起棉块,天蓬低下头,沾了粉,一点一点涂到霓裳的脸上。
  看着他那专心致志的样子,霓裳的眼泪又是止不住了。流出的泪随着天蓬轻轻一呵,悬到空气中,宛如夜空中的点点星辰。
  这才是他一直以来守护的天河。
  低下头,霓裳长长的睫毛煽了煽,不知该摆哪里的手不断揉搓着手绢:“我是不是很笨,当了神仙这么多年了,连这点小法术都没学会。”
  “你的歌声,舞姿,是任何神仙都学不会的。”
  霓裳甜甜地笑了。
  泪已经流成了河,却丝毫无法沾染到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