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是灵馆馆长 > 11:开启

11:开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飞剑杀敌,很多人都见过了,尤其是隗林在那个大礼堂之中杀人斗剑之后,大家在心中已经对于飞剑有了一个认知。
  
  但是今天黎明时的那一幕,却改变了很多人的认知。
  
  那可是大气层之外飞落的一剑,却能够精细到只杀一人,不破坏建筑,这种点对点的击杀,让很多人都脖子发凉。
  
  这可比那些导弹厉害的多,世界上议论纷纷,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了隗林,那位许久没有再露面的夏国元神剑仙。
  
  国际上立即有人让夏国出来回答是不是隗林杀的人,无缘无故的杀人,一些大势力在那里谴责,要夏国表态。
  
  与此同时,网络上突然又暴出一个视频,那就是一个亚裔的男子被人绑在那里,正被一个人用刀剥着皮,然后炼又制成了木乃伊。
  
  虽然视频之中没有解说,只有静静的画面,但是那个剥皮的人,大家都认出来是那个被飞剑削首的法老。
  
  而夏国的声明也随之出来:“夏国谴责一切无理由的恐怖行为,夏国对于法老的死亡,不知情。”
  
  但是却有人匿名在国外的社交平台上,爆料说:“那个被杀了的是京道场的学生,如果不是因为有了天外势力的介入,那个法老早就死了,不过,我们天外也有人,所以,不要觉得觉得可以随便伤害夏国人。”
  
  这些东西,隗林并不在意,但行事,越来越凭本心了。
  
  在没有上天时,他就记着这件事,只是当时他觉得自己能力已经不太够,所以来到了天外修行。
  
  而杀那个法老,只是他修行路上的试验品而已,当然,为什么不拿别人做试验,就拿他。
  
  隗林再让戴月容将那个法老背后的天外势力人员的资料给自己。
  
  他觉得自己这剑法还不够,想要在自己的心中明确对方,需要近一年的时间来刻画和蕴酿,太久了,不好。
  
  于是戴月容再一次的将那个法老背后的天外之人背景资料告诉了隗林。
  
  无论是戴月容还是国内的高层,对于隗林居然可以在天外一剑杀敌,都感到震惊。
  
  这种可不是仅仅是距离远,那是极度的远。
  
  这么远,还能够御剑这么的精细,还能够有那样的威力,让地球上的人无法抵挡,而且那个法老也不是普通的人,而是地球上赫赫有名者,在那剑下居然没有反抗之力。
  
  天都山的心咒之法,最后咒杀迈雅的王时,直到最后都没人真正的伤害对方的肉身,而隗林也学了天都山的心咒理论,但是最后结合自身的剑术和修行,最后得出来能力,则是定位。
  
  让他的剑真正的做到,不必见人,不必知道他在哪里,却能够做到御剑杀敌。
  
  ……
  
  沙其亚心中很愤怒,因为投靠了他的那法老已经居然死了,死在了这个地球真正不好对付的人,那个人还是道门背景。
  
  在他们这些天外势力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拖,让那些投靠了他们的人获得好处,而让夏国国内自己的积累不满,再派人去煽动他们,让他们自己内部去形成风暴。
  
  在他们看来,现在的夏国是好让他们内部出问题,他们自己对付自己才行。
  
  可是每当他们觉得效果不错的时候,却会出现一些意外,这个意外来自于一个人。
  
  数年前大礼堂之中那一场剑斗,让夏国人提升了信心与士气。
  
  他们用了数年的时候消弥,现在从天外而来的一剑,又让夏国的人回忆起了那一场,隗林一个人将天外众人的气势与脸面踩下的那一幕。
  
  这是不允许的!
  
  于是他们聚在一起开会。
  
  只是讨论来讨论去的,却没有一个好的结果。
  
  “前此天,听说昆仑城里来了一个道门中人。”有人突然开口说道。
  
  其他的人都心中一惊,虽然他们知道这是早就可能会发生的,但是真正的发生了,却心头一慌,在场的都是一些小势力,真正如迈雅那样的大势力,怎么会来跟他们坐在一起商量对策,他们只会在他们自己内部决定。
  
  一时之间大家沉默,这个会便有散掉的感觉。
  
  “最近我总觉得有些心慌,不知道怎么回事。”沙其亚来这里开会不是目的,目的是将自己最近的心情与不祥的感觉说出来,希望在场的能够给点意见。
  
  “什么时候开始的。”有人问道。
  
  “大约四天前。”沙其亚说道。
  
  “以我等之能,若有这种情况,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大难临头。”有人说道。
  
  沙其亚更加的有些慌了,那种不详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
  
  大约一个月之后,沙其亚的那种危险的感觉到达了顶点,然后他抬头,看到毕生难忘的一幕再一次发生了。
  
  他冥冥之中感应到,有一道剑光自遥远的天外落下。
  
  这一刹那之间,他明白了,那种心慌和危险感就是来自于这个地球上天空。
  
  来自于大气层。
  
  他是意外的,因为他没有想到,天外的隗林居然敢杀自己。
  
  要知道,他虽不是天外大族大势力,但也算是有些名气的,是一方传奇,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他也是呼风唤雨的存在。
  
  他不想对上隗林,是觉得自己可能不是隗林的对手,但是现在他发现隗林要杀自己之时,心中这些日子以来的惊惧与慌怖立即化做某种愤恨。
  
  “地球人欲以我等修剑术,我等岂能坐以待毙,今日杀我,明日便也要杀你们。”
  
  说完,他一把扯掉身上的皮,竟是一个多脚人。
  
  他的身体上半身头大臂长,下身是无数的软体脚,通体白晰,大吼一声,朝着天空冲去,他竟是主动的迎了上去。
  
  整个人在虚空里发光,就如一只深海里的多脚的水母,张开双手,汇聚满天的清光。
  
  依然是晚上,深夜,一只巨大的发光的水母一样的影象在漆黑的天空呈现。
  
  夜空就像是一块幕布,上演一幕影象戏剧。
  
  一道剑兴从天外而落,跳跃着,闪烁着。
  
  同时,地球上的人也都听到了那一段话。
  
  对于地球人来说,这就是一出苍穹大戏,不知从何时起,不知会怎样落幕的戏。
  
  华丽、冷艳,残酷,生死一瞬间。
  
  还有些人看到这一幕,就像这个世上最先进的导弹与拦截。
  
  大地上,一道道光华在沙其亚的说完之后激射而起,朝着天外而落的那一道华丽七彩的剑光而去。
  
  那些光华寂静的靠近,然后大家看到,第道拦截的光华,看似拦住了,撞在一起,却一穿而过,第二道拦截,依然空了。
  
  第三道,空。
  
  第四道,空。
  
  第五道,空。
  
  ……
  
  想拦的人没有拦到。
  
  沙其亚不想拦,他想躲开,但是那种危险至极的感觉让他知道,自己躲不开。
  
  沙其亚只觉得一股撕心裂肺的力量冲入了身体。
  
  从身体到性灵,全都被撕裂、破碎,崩溃,如果原本身体到性灵,都中湖泊那样激情,他成了沙砾,成了尘埃。
  
  沙其亚死了。
  
  剑光绕了一圈,却并不回天外,而是与那些冲上天空的光华冲战在一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