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网王黑桃王 > 第六章 青 学

第六章 青 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细碎浅粉的碎樱在两人之间滑落,形成了一道道粉红的弧线,而后落到地面上,风一吹,又飘向了远方,唯独在空气中留下了点点淡香。

    樱一侧着身子,眼角的目光迎上少年探究的视线,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隔着镜片,少年同样侧着身子,居高临下地斜视着她,黑色的眸子与那隐约可见的暗红色眸子相视着,谁也不肯示弱。

    水泥地的过道上,铺满了昨晚落下的碎樱,粉红一片,就像一层薄薄的地毯,一点一点地延伸向远方。

    清风袭来,卷起片片碎樱肆意飞舞,扬扬洒洒的将这片天地埋没在这粉红的细腻之中,宛如浅粉的天幕笼罩在天地之间。

    粉红浅白的碎樱从眼前滑落,少年仔细的眼神能够看见帽檐下斜视着他的暗红色眸子里,模糊地倒映着自己的身影,樱一却能清晰地看见少年那黑色的丹凤眼中有着她的倒影。

    金色的阳光悄然落下,披在两人的肩头,为这清冷的两人添上了一分淡淡的温暖,却延伸出了另一种淡然。

    而后,少年突然想起了什么,收回看向樱一的视线,抬起手表看了一下又放下,脚下一迈,小跑着越过了樱一。

    “那个····江···江户川桑,”北岛由纪扯了扯樱一的袖子,“时间不早了呢。”

    眼角的视线拉了回来,看向有些焦急的北岛由纪,樱一依旧是那般冷淡的语气道:“走吧。”

    “嗨!”北岛笑着答道,小跑着跟上樱一的脚步。

    已经跑下去的少年这时突然停了下来,侧过身子,镜片上反射出了樱一越跑越远的身影,薄唇微微抿了抿,想起刚才看到的她的衣服。

    白底金边,左胸上还有黑桃与字母k重叠在一起的标志图案,就连帽子上和裤子上也有,对了,好像那双白色的运动鞋上左右两侧也有,还有左手的尾戒上也是这个标志,如此具有代表性的标志肯定是用来说明一个人的身份的,那么·····她到底是谁?

    直到樱一的身影消失在视野,手冢国光这才转过身继续跑,除了网球之外,这些事情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于是,抛开了脑海里的问题,却···记住了这个标志。

    北岛去送报纸,樱一并没有跟去,用北岛的钱买了一个汉堡来吃,樱一便来到了那棵树下,身子一跃,直接跳上了她以往坐的那棵枝丫。或许是第一眼缘的原因,她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眼见到的东西特别的钟爱,比如说这棵树,比如说····这棵树下的人。

    坐了没多久,那个有着茶色披肩发的少女就来了,依旧拿着一本书坐在地上靠着树,然后拿起大耳机戴上,闭上那双宝蓝色的眸子开始听歌。

    樱一坐在树上,并没有去打扰她,这是两人之间的默契,或许会是一场友谊的开始。

    扯下一朵樱花放在手里,想起北岛的话,北岛今年12岁,就读于圣鲁道夫学院,是一年c组的学生,擅长家政,偶尔打打网球,但网球并不出色。

    她是她爸爸和外面女人在一起的私生子,那个女人死了,她就被带回了家里,但是家里的那位并不喜欢她,三番两次地虐待她,还经常关禁闭不给吃食,于是,北岛便要她爸爸放她独自生活,家里的那位也答应了,而且还会给她成年(16)前的生活费,之后的就靠她自己。

    不得不说,这种小家庭式的私生子问题就是这么好解决,要是大家族式的那种,那可就麻烦了,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弄不好,就会拖出一大堆麻烦。

    不过,这不是樱一烦恼的,她现在比较烦恼钱的问题和身份的问题。没有身份证什么都不能做,不能上班,不能读书,不能出国·····

    两指一动,手中的樱花瞬间被捏成了碎屑,而后随着风飘飞。不知是不是花瓣的汁液流到了手上,指尖的芬芳似乎浓郁了些。

    甩了甩手,看了眼手机,已经十一点半了。于是樱一从树上一跃而下,哗啦一声平稳地站到了地面,俯视着似乎睡着的女孩,樱一敛了一下眼睑,转身就离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